Saturday, December 14, 2013

研究院的苦與樂 (研究院是什麼一回事.之二)

2013年12月14日



「讀研究院成5、6年,唔悶嘅咩?」面對這個例牌問題,我的例牌答案是;「悶唔悶,因人而異。」有些研究生樂在其中,學習和研究像娛樂多於工作;也認識不少研究生,對經濟學沒有什麼興趣(或曾經有興趣),修課寫論文如同折磨,整天愁眉苦臉。

讀者可會覺得奇怪,研究生收入低微,這些讀得了無生趣的研究生何不一走了之,何解要搵自己笨?

苦讀皆因錢作怪。須知道,只要學校有點名聲,經濟學博士的銜頭值錢得很。對學術沒有興趣,申請到美國政府部門、非政府機構(NGO)、顧問公司、投資銀行工作,不難找到年薪過百萬港元的經濟學家(economist)職位。過5、6年又窮又悶的生活,換來無憂的將來,更有機會在美國落地生根,抵捱也。

相反,人文學科的博士銜頭比較不值錢,畢業後難找到穩定的工作不在話下,平均薪金也比經濟學這類「搵食」學科低一大截,隨時比不上一個辛勤工作的大學畢業生。根據我有限的觀察,這些學系的研究生一般比經濟系研究生熱情得多,真心喜愛學術研究,從其學科中得到莫大的滿足感。教育有其投資(investment)和消費(consumption)的作用,人文學科的投資效果不大,總要有消費的快感搭救。

讀博士的兩大難關

昨天提過,美國的經濟學博士課程以考試篩選學生,一兩年下來學生可以少了一半。過不了關的學生,可以繼續屢敗屢戰,但不少會選擇修夠學分,拿個碩士學位找工作去。博士一年級的經濟學課程範圍極廣,一般分微觀、宏觀、計量三部分,對記憶力及智力有一定的要求,考試壓力不低。

考試只是個小難關,真正的難關在後頭。完成兩年的修課後,就要找論文題目和導師。沒有功課交、沒有考試要準備,研究生面對的是完全自由的研究生活。「自由誠可怕」,習慣被動學習的研究生將不知所措。認識不少研究生考試成績一流,科科滿分;但到了寫論文的階段卻急轉直下,找不到論文題材,愈讀愈冇癮,最後退學收場。
讀書考試,研究生是個「消費者」,消費的是古往今來的研究成果;研究寫文章,研究生成了個「生產者」,要創作出一點東西。兩者分別大矣。我喜歡看哲學書籍,拉雜成軍的看了不少,是個名副其實的消費者,但要我生產出一點哲學理論來,卻是絕無可能的事。

若問讀經濟學(或其他學科)博士的樂趣何在,答案言人人殊。不計畢業後可觀而穩定的收入,回首舊事,我認為有兩大樂趣。

有夠食夠住的收入,5、6年幾乎完全自由的讀書生活,讀什麼、想什麼、寫什麼悉隨尊便,兼有一班師友陪你癲,這樣的生活到哪裏找?

讀博士的兩大樂趣

在香港的中小學填鴨多年,到大學時年紀尚小心智不夠成熟,原來研究院才是走進學問、文化之門的最好時機。身在學術世界,認為自己懂得太少,惟有躲到圖書館亂翻書。我在研究院最美好的回憶,是在某個沒有錢返香港的暑假,在校園的草地上讀完《安娜卡列尼娜》。美國的大學附近,總有不少音樂廳、藝術館、電影院,研究生可把握機會以學生優惠學習一點高級文化。數年下來,除非研究生的課餘興趣是獨自躲在家中煲TVB劇,否則總可以積累一點文化資本,唔打得都嚇得。

美國的經濟學博士生相當國際化,學生來自五湖四海,美國人往往成了「少數族裔」。幾歲大的小孩參加遊學團相信沒有什麼效果,但花數年在研究院跟同學打交道,一定能擴闊所謂的國際視野。從了解不同的飲食習慣、國民性格、傳統風俗、政治發展,到學習不同語言的咒罵方法,都是難能可貴的經驗;加上香港人從來都是研究院的極少數,沒有「圍威喂」只跟自己友打交道的問題,可訓練出打進不同文化圈子的能力。既然同學們夠國際化,有意找長遠或短期對象的研究生,更可在研究院發展「外交關係」,跟來自異地的同學談談戀愛。

兩篇文章,只交代了研究院生活大概的情況。一些專門的問題(如申請策略、GRE和大學成績的重要性等)讀者未必有興趣,還是有留待更合適的場合再談吧。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