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1, 2013

綜援戶做黑工打假工 兩害取其輕

2013年12月31日

說過了,綜援戶面對的累進式隱性稅率,是首800元入息免稅,之後的3400元50%,超過4200元以後的稅率一律是100%。喜歡勞而不獲「打義工」的人始終不是多數,不久前立法會扶貧小組委員會一份文件便指出,接近半數有工作收入的綜援人士,月入是介乎800與4200元之間,更多的綜援戶是零收入的失業大軍。

扶貧要有愛心,但更要動腦筋。關愛基金專責委員會的成員愛心滿溢不容置疑,思前想後研究出來的是來年4月推出一個29個字的扶貧計劃,名為「「進一步鼓勵『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綜援受助人就業的獎勵計劃」。委員會人才濟濟,獨欠經濟學家,所以不懂惜字如金。這個已撥款2億2662萬元的項目,執行上卻像惜金如命。惜金如命是向捐款者負責沒有半點不對,但因為惜金如命而引綜援戶犯罪便是萬個不該。

引綜援戶打假工負隱性稅

這個簡稱「獎勵計劃」的援助項目,原名為「儲蓄戶口試驗計劃」。兩周前立會扶貧小組委員會的討論文件解釋:「在試驗期內,獎勵計劃以獎勵金額的形式,將參加者從就業賺取高於現行豁免計算入息上限,而在綜援計劃內不獲豁免的薪金金額累計起來,當達到參加者及其家庭成員在綜援計劃下,資產限額的兩倍的目標獎勵金額時,基金會作等額撥款,以讓參加者一筆過獲發全數目標獎勵金額以脫離綜援網。」

要明白「獎勵計劃」怎樣引人犯罪,試想想以下例子便一清二楚:一個四人家庭資產限額是6.8萬元,兩倍的目標獎勵金額便是13.6萬元。3年試驗期過了兩年零十一個月後,累積了135999元的計劃參與者不幸失業。這時候,誠實承認零入息便白費了兩年零十一個月的努力,但只要虛報一元收入便可一筆過獲發13.6萬元「獎金」。1元「入息」博逾10萬元「獎金」,隱性稅不只是負值,還是負千幾萬個巴仙!如你是這個綜援戶,受得住「打假工」扮有收入的一時誘惑嗎?假如你能及時轉做自僱人士,這個月的收入應該怎樣自我申報呢?

「獎勵計劃」其中一個原意是,透過降低100%綜援隱性稅鼓勵就業。把不獲豁免的薪金交回綜援戶,最簡單直接的做法是增加豁免計算的工作入息,全數豁免便是把隱性稅降至零,而沒有隱性稅綜援戶是沒有誘因虛報入息的。

但「獎勵計劃」另外一個目的是,3年後以資產限額規定不符為理由幫助綜援戶脫離綜援網。無條件豁免所有入息,社署到時便未必有同樣藉口「踢」綜援戶出綜援網,這一點我可以理解。但關愛基金專責委員會似乎不太理解的是,非常吸引的「獎勵計劃」不但會幫助現有綜援戶脫離綜援網,送「獎金」的新綜援制度長遠實行亦將吸引更多低收入家庭自投綜援網。「獎勵計劃」將減輕還是加重政府的長遠財政負擔,是未知之數。

NIT打黑工 對 EITC打假工

這個未知之數正是所有負入息稅(Negative Income Tax, NIT)制度的其中一個缺點。負入息稅無條件地保障了基本生活水平,一些滿足於這個生活水平又不愛打工的人會寧願逍遙自在,而基本生活保障的水平愈高,NIT鼓勵離開勞動市場的效果便愈明顯,在美國曾進行的試驗結果是,NIT未必增加整體就業率。不過,NIT還有另一個問題,把NIT的隱性稅定得太高,除了削弱打工意圖,還將鼓勵受助人士偷偷「打黑工」避免津貼減少。逃稅的意圖,負入息稅一樣有。

不少人誤把美國廣泛推行的「勞動入息稅務優惠」(Earned Income Tax Credit, EITC)當成佛利民倡議的負入息稅,這是不對的。首先,EITC是「無功者飯餸不留」,沒有像NIT般為「無工者」給予任何基本生活保障;其次,NIT的隱性稅一定是正數,而EITC的隱性稅可以是負數。負隱性稅的意思是EITC不只「有功者留飯留餸」,更會為最低收入的「有工者」額外加飯加餸。這兩個大不同使EITC比NIT更有效鼓勵就業。但負隱性稅使EITC面對着「獎勵計劃」同樣的問題,在美國便一直有部分受助者為EITC津貼「打假工」。

扶貧政策須平衡中港矛盾

扶貧難,因為解決得了「養懶人」問題,正隱性稅要怕工人「打黑工」,負隱性稅又恐工人「打假工」。

扶貧在中港矛盾蔓延時更難,政府要解決現有綜援制度100%隱性稅「養懶人」的同時,亦要認真平衡綜援戶「打黑工」和「打假工」的問題會否激化移民政策的爭議。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