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5, 2013

毒品經濟學

2013年12月5日


上周討論禁煙的問題,本周更上一層樓,由合法的香煙講到非法的毒品,分析禁毒政策背後的經濟學問題。討論毒品問題,傳媒多找來醫生、社工、教師,甚少參考經濟學者的意見。箇中原因,不外乎毒品是個大是大非的道德問題,答案是顯然易見的一禁到底,不用經濟學者來討論什麼成本效益和政策的反效果。

其實,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經濟學者就吸毒行為和禁毒政策作了大量的理論和實證研究,「毒品經濟學」已經是一個重要的學術小分支。經濟學者不只懂得講投資、作預測,對毒品問題也有一番意見!

毒品跟所有的貨品一樣,價格由需求和供應決定;重要的分別是,消費者要面對檢控、強制戒毒等額外代價,生產者亦要付出逃避警方拘捕的成本。毒品市場可進而細分為不同種類的毒品,其中有不限年齡、教育程度、家庭背景的消費者,亦有本港或外地的供應商。以供求關係看毒品,勝在清楚明白,可減少無謂的爭拗。

觀點一:需求彈性低禁毒效果小

毒品的需求彈性低。讀者要留意,需求彈性低指的是毒品本身,不是指某一種的毒品。同類毒品之間有一定的替代性,需求彈性可以很大,但毒品本身卻不能以香煙、酒精代替。需求彈性低,指的是面對價格上升,消費者的消費下降相對較小,支出不跌反升。例如,一包K仔從200元加至300元,需求彈性低的消費者需求量只從每月4包減至3包,支出便由800元增加至900元。

根據一篇廣為引用的文章【註】,若貨品的需求和供應彈性不夠大,要減少交易量和增加價格,將貨品定性為非法的效果不及抽稅大。當然,把毒品像香煙一樣合法化再抽稅,在香港是天方夜譚,但研究畢竟指出了禁毒政策的一個困境:一經使用,毒品的需求彈性低,減低吸毒人士的需求量要花上巨大成本。

觀點二:軟性毒品和硬性毒品的關係

兩者是替代貨品(substitutes)還是輔助貨品(complements)?若果兩者是替代貨品,減輕售賣、使用軟性貨品的懲罰,或加強售賣、使用軟性貨品的懲罰,便可以降低使用硬性毒品的比例。相反,若軟性毒品(以至酒精、香煙)是所謂的「入門毒品」(gateway drugs),使用後大大增加使用硬性毒品的機會,禁毒政策就要傾向把兩者一視同仁了。

數據所限,實證研究一直找不到確切的答案,結果往往因地因時而異。香港政府有關當局掌握的數據最多,不妨解答一下這個重要的問題。

觀點三:毒販跟市民一樣支持禁毒

欄友徐家健多次提及的「私酒商人與浸會教徒理論」(Bootleggers and Baptists Theory)同樣能應用於毒品之上。地下毒販因禁毒而得益,跟一般市民會站在同一陣線,支持嚴格的禁毒政策。政府禁毒愈嚴厲,競爭減少,加上毒品需求彈性低,毒販的利潤更可觀。打擊毒販、使用者,結果是更多的資源跑到毒販的手上,犯罪集團有更多資金擴充業務增加人手。

觀點四:禁毒影響毒品的相對價格

經濟學中的「輸出好蘋果」(shipping the good apples out)定理,指的是若貨品有高質低質之分,加上同樣的固定成本,高質的相對會較便宜,需求量上升。同樣道理,若果吸毒要面對一定的風險、麻煩,吸食高質量(指的是強度、持久度等)毒品的相對價格較低,需求量上升。高質量的毒品或能為使用者帶來更大的「享受」,但引致的社會成本(如藥駕的危險性)亦較高。

提出以上四個觀點,不是想拋出「什麼也不用管」這個例牌答案。醫生的專業知識,以及社工、老師的輔導經驗固然重要,但經濟學者亦能夠指出不同政策帶來的困難。以上的四個觀點,不妨視為禁毒政策面對的局限,雖不可完全解決,但總不能置之不理。

【註】 Gary S. Becker, Kevin M. Murphy and Michael Grossman: “The Market for Illegal Goods: The Case of Drugs,”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Vol. 114, pp. 38-60, February 2006.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2017-07-14 早前提過一些拍賣藝術品的皮毛,閒話家常竟引起友人任亮憲注意。原來,經營私募基金的馬仔最近在籌劃一隻古董藝術品基金,賺錢之餘亦希望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多元化出一分力。馬仔有心有力做實事,做益友的內心支持嘴巴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