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6, 2013

驗毒助康復計劃的問題

2013年12月6日

記得在西雅圖讀研究院的時候,在校園不遠處居住,大部分時間都在大學區(University District)度過。西雅圖的一大特點是流浪少年多,從十多歲到二十多歲,大部分聯群結隊在街上行乞度日;流浪少年中不少有毒癮,行為明顯與眾不同,反應緩慢兼情緒不穩,儼如行屍走肉。

回到校園內,認識的經濟系研究生大都像「清教徒」,不煙不酒,吸毒更是罕有聽聞。華盛頓大學經濟系的鄰居是哲學系,朝夕相對,經同學介紹認識了數個哲學系的研究生,從他們口中得知,哲學系研究生不少有吸食大麻的習慣。據他們的解釋,吸食大麻能激發靈感,有助哲學思考云云。今天,這些哲學系研究生都在不同的大學教學研究了。

回憶舊事,不是想指出流浪少年的問題,更不是鼓勵大家吸大麻找靈感。想指出的是,吸毒的禍害和家庭背景分不開。流浪少年家庭多數有問題,暴力、酗酒、毒品、性侵犯等等,人人都有段黑暗的過去。染上毒癮是不幸的後果,但一般不是悲劇的來源;相反,在研究院讀哲學如此「實際」的科目,研究生家境一般是中產以上,不用為金錢操心。吸大麻的嗜好容或昂貴,但隨着年紀漸長、結婚生子,大麻往往愈吸愈少,甚至完全停用,罕有升級去吸食海洛英的。

換句話說,只要各類家庭問題一直存在,總有人會染上毒癮、賭癮、酒癮,自毀前途。

禁毒常務委員會在9月公布了《驗毒助康復計劃》諮詢文件,大意是賦予執法人員權力為可疑人士驗毒,一經證實,再檢控或安排涉案人士接受輔導及戒毒治療;諮詢內容圍繞執法人員的權力範圍、初犯者能否以輔導及治療代替檢控、計劃的對象年齡等等。

「毒品戰爭」昂貴得很

警方有權要求對市民驗毒,是相當大的權力。委員會主席石丹理似乎沒有這個憂慮:「現在建議門檻已經很高,再者警察真的要『砌生豬肉』,用其他法例更容易,毋須用這個計劃。」【註】。

多一點權力多一點濫權的機會,而交了出去的權力很難收回來,以警察有其他「更好選擇」去濫權不是個好答案,甚至是令人不寒而慄的答案。我擔心的不是警察「老屈」市民吸毒,而是警察有殺錯、冇放過帶來的擾民效果。

老實說,多少個香港人睡眠不足,神情呆滯如魂遊一般?市民是否要擔心被警方發現,花時間去驗明正身?某天返工途中給警察捉了去驗毒,事後如何跟老闆解釋?查身分證最多浪費數分鐘兼令你尷尬,驗毒的代價卻大得多。這樣的權力不是開玩笑的。

警方要求驗毒的安排,亦跟昨天提到的「輸出好蘋果」定理有關係。吸食毒品增加了被輔導或檢控的成本,但由於不論毒品的質素額外的成本都一樣,高質的強勁毒品相對下較便宜。橫豎有風險被警方邀請驗毒,何不「食鋪勁」?

警方只能在公眾地方要求驗毒,增加了吸毒的成本,吸毒量或會有所下降,但更可能的後果是催生更多的「私竇」,方便吸毒者不見天日避過警方;同樣道理,北上吸毒將會更受歡迎。

以輔導及治療代替檢控,對社工的需求上升,明顯得益的是社工界。社工得益不是問題,問題在是否物有所值。輔導及治療和檢控的成本比較如何?是否有證據支持輔導及治療可有效防止再犯?舉例有100個初次吸毒的青年,輔導及治療的總成本是每人100元,檢控的總成本較高,為每人200元。驟眼看來前者比較優勝,成本是10000元,比為檢控所有人的20000元要高。不過,若果輔導及治療只能令四成青年不再犯,而其餘六成終會被檢控,總成本就增加為22000元。讀者要留意,成本計算的不只是政府的支出,亦包括兩者對當事人的影響:檢控影響前途,代價較輔導及治療為高。數字虛構,但政府應有可靠的數字為兩者的成本算一算賬。

同一個訪問中,石主席慷慨的說:「香港不是窮,可以再加資源下去……所有細節都可以再討論」。說得容易,但公帑大家有份,市民到底肯為每位吸毒者付出多少成本?1萬元一個?10萬元一個呢?美國昂貴得很的「毒品戰爭」(War on Drugs)有多少成效?美國大麻合法化勢不可擋,主要原因是這場戰爭太不划算了。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馬仔的藝術品基金 2017-07-14 早前提過一些拍賣藝術品的皮毛,閒話家常竟引起友人任亮憲注意。原來,經營私募基金的馬仔最近在籌劃一隻古董藝術品基金,賺錢之餘亦希望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多元化出一分力。馬仔有心有力做實事,做益友的內心支持嘴巴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