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8, 2014

重視失業的有為聯儲局 (聯儲局政策何處去.之三)

2014年1月18日


周六本來打算講文化,但見題目有連貫性;加上下周要讓路給《施政報告》,舞文弄墨惟有暫停!

話說經濟學者魯卡斯(Robert E. Lucas)提出穩定經濟效益甚微的觀點,即將上任聯儲局主席的耶倫(Janet L. Yellen)撰文反駁,指出「維穩」的價值。耶倫該文(請參考昨文註腳),頗能反映她的經濟觀,值得投資者參考。

魯卡斯計算出的是經濟波動對一個「平均」消費者的影響,忽略了不同的人在經濟周期中的不同際遇。耶倫認為,失業之害視乎經濟環境:經濟好時,失業一般較短暫,對生活影響不大;衰退之時,失業一般較長久,造成的痛苦大得多。舉個例,假設合理的失業率是6%,如失業率降至4%,有工做有錢搵,固然是好事,但若果升至8%,長期失業的比例較高,其破壞力相比下就大得多。

穩定有助降失業

講得淺白些,耶倫認為,聯儲局在危難時救經濟減失業,比在過熱時為經濟降溫重要。若然如此,穩定政策帶來的好處將比魯卡斯估算的要大。

耶倫第二個觀點比較技術性,牽涉到宏觀經濟學中的菲利浦曲線(Phillips Curve)。

這條曲線跟電子產品沒有關係,名字的來源是紐西蘭經濟學者菲利浦(A.W. Phillips)。菲利浦於上世紀50年代發現工資變化和失業頗有關係:工資升得愈快,失業率愈低。菲利浦的發現傳到了美國,經麻省理工的兩位諾獎得主森穆遜(Paul A. Samuelson)和梭羅(Robert M. Solow)發揮一下,以通脹取代工資增長,一傳十、十傳百,成了著名的菲利浦曲線:通脹愈高,失業率愈低。讀者以Y軸為通脹,X軸為失業率,畫一條向右下斜的線就一目瞭然。

曲線當時的一個解讀,為失業率和通脹可以任君選擇:嫌失業率太高,可利用政策刺激一下降低失業率,代價是多一點通脹;嫌通脹太高,亦可利用政策收縮一下增加失業率。

耶倫指出,魯卡斯假設的是菲利浦直線,低估了穩定的好處。若果失業率和通脹的關係是一條曲線,簡單的數學可以證明穩定經濟不只「穩住個餅」,更能「做大個餅」。

到了60年代末期,通脹和失業率同步上升,稱為滯脹(stagflation)。經濟學者發現菲利浦曲線兵敗如山倒,跟數據完全不符。有見及此,兩位諾獎得主佛利民和費爾普斯(Edmund S. Phelps)「雙錘定音」,指出菲利浦曲線是短期現象,非天長地久的關係。舉個例,聯儲局大印銀紙,把通脹從3%推高至6%。消費者多了錢、商家多做生意,大家短期內會誤以為經濟好,失業率於是下降。

不過,好景不常,大家終會發覺經濟好原是幻象,聯儲局放水才是元兇。通脹預期向上調整至6%,失業率回復舊貌。長期來說,菲利浦曲線是垂直的。

到了70年代,魯卡斯和另一位諾獎得主沙琴特(Thomas J. Sargent)等人提出「理性預期」的概念。應用到菲利浦曲線上,結論是高瞻遠矚的市民比佛利民和費爾普斯所形容的更為「難呃」,通脹和預期改變得更快更準。

讀者不要犯一個流行的錯誤,以為「理性預期」假設市民聰明絕頂、絕不犯錯。「理性預期」只假設決策者盡己所能,對未來作出合理的期望,把錯誤盡量減少而已。

耶倫認為,佛利民以至魯卡斯的觀點只能應用到高通脹的時期。通脹低、失業率高之時,廠商擔心生意差,考慮的是如何縮減人手,不太理會微不足道的什麼通脹預期。耶倫引用了大量的研究,力證在低通脹衰退的非常時期,刺激經濟在改善失業之餘,對通脹預期的影響不大。

耶倫觀點具爭議

耶倫的觀點有點爭議性,絕非經濟學者的共識。不少經濟學者如巴羅(Robert J. Barro)甚至認為,聯儲局主席的理想人選不一定是學者,重要的是有堅守低通脹的決心,兼且要「木口木面」守口如瓶,以免驚動金融市場。

無論如何,耶倫主張的是一個大有為的聯儲局,不但只盯緊通脹,亦會注重失業。今天美國通脹低失業率高,息口相信有排近乎零,不把失業率壓下去不罷休也。

不過,美國勞動市場有不少結構性的問題(即各種的「隱性稅」),牽涉的是供應而非需求問題,不是貨幣政策所能解決的。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為電車男申冤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3日 徐家健 經濟3.0 為電車男申冤 當我的電動車剛走了超過了5萬公里,申訴專員劉燕卿宣布為全港電車男申冤:「政府的政策目標是要本港成為亞洲區內最廣泛使用電動車的地區之一,在政府鼓勵下,電動私家車的數目迅速增長,但為人詬病的是公共電動車充電器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