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5, 2014

學界的大型相睇會

2014年1月15日

有留意國際新聞的讀者都會知道,今年初美國中北部和東北部受到暴風雪吹襲,航空交通大受影響,大量航班出現延誤甚至取消,其中尤以聯合航空受到的影響最大,有兩天來往首都華盛頓和費城的航班全部取消。

近兩周身在美國,在惡劣的天氣中要由華盛頓飛往費城,我光顧的正是聯合航空,時間則剛好遇上所有航班全部取消的其中一天,現在回港後我的行李還留在華盛頓!難道貴人出門真的會招風雨?

經濟學界的招聘

無法與太太過渡1314「大日子」,為的是到美國參加學術會議並幫中文大學面試求職的準博士。這個一年一度的學術會議,除了大量學者會在會議中發表他們最新的研究成果外,亦是一個規模盛大的招聘會,當中的職位可大致分為學術和私人市場(如顧問公司)兩類。我因為大風雪沒能參加大部分的面試,不過我對整個招聘過程都算有一點認識,今日為大家簡介一下。

就我比較熟悉的學術界招聘過程來說,當中的求職過程可分為兩個階段:首先,美國的經濟學聯會(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在每年1月的第一個周末都會舉辦一個周年會議。當中除了有正常的學術交流會議外,世界各地的大學都會派代表到此進行招聘,而歐美的準博士們大都會盛裝赴會,頸上掛上印有自己和學校名字的名牌,力求在未來僱主面前留個好印象。每名受大學邀請在會議中進行面試的準博士,通常會有約30分鐘向大學代表介紹自己的研究成果,餘下時間便大家互相了解,此為第一階段配對。在會議結束後幾日或兩個星期內,大學便會向認為合適的應徵者發出邀請,出錢讓他們到系裏作學術演講和與其他系內教授加深了解,此為第二階段配對。

學界招聘與快速相睇

每年在歐美的經濟學博士的準畢業生為數不少,加上各大學派來的代表,參加會議的人數雖未必有萬人之數,但相信亦數以千計。因此,舉辦這類大型學術會議費用不菲,而有能力舉行此等會議的城市的選擇亦不多,來來去去都是十幾個美國最大的城市。

經濟學者出名精打細算,花這麼大成本舉辦這一年一度的超大型學術會議加招聘會是否計錯數﹖當然不是。因為要為大量的畢業生與學校作配對是一件十分花成本的事,尤其是學校(僱主)對準博士(未來僱員)的質素可說是一無所知,這是一個典型的訊息不對稱的問題。雖然準博士在求職時都會有論文導師的推薦信,信內一般都會對其學生的質素作高度的評價,但難保論文導師為求推銷學生而大吹特吹。所以為求不會貨不對辦,招聘的學校都會盡量派人與學生見見面。但要與幾十名從歐美各地的應徵者逐一見面花費其實不少,所以把一年的招聘集中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其實是有大幅降低求職者與公司配對的成本的作用。從配對的效率角度看,可以在短短數日內為數千名求職的準博士和全球各地的大學作第一重的配對,實在很有效率。

有朋友在今年找工作,他打趣道:「這招聘會很有快速相睇(speed dating)的味道,每名應徵者頸上都掛着自己的名牌,然後在限時內像求偶般向自己心儀的學校擠眉弄眼,時間一到大家調位,然後再向不同的對象重複之前的動作。」朋友沒有如其他人在面試時掛上名牌,一方面標奇立異,另一方面令自己少一點賣肉的味道。

無疑經濟學者的招聘會與快速相睇有不少相同之處,起碼兩者都夠快夠效率。現今城市人生活忙碌,不但拍拖沒時間,甚至連結識異性的機會和時間都少之又少,難怪現今快速相睇生意愈做愈大。

初級與高級招聘大不同

不是所有人都會用快速相睇找對象。假如你單身,但朋友滿天下,而朋友或朋友的朋友中有不少也是單身,那你便很可能不用快速相睇也可找到對象。同樣道理,一名教授在學界打拼了一段時間後也會累積不少人脈,他在找工作時大可不必透過賣肉味甚重的招聘會。

在費城的會議中,我與一名不相識的教授一起打的。閒談中他提到他新成立的研究中心最近幾年都在招聘有經驗的教授學者。猜他怎樣找人﹖都在他以前所屬的公司或大學裏找舊同事過擋!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