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7, 2014

貨幣政策的「維穩」觀 (聯儲局政策何處去.之二)

2014年1月17日

即將上任的耶倫(Janet L. Yellen)著作甚豐,上世紀90年代中以前發表的都是學術文章,後來走出學術界,先後加入經濟顧問委員會、聯儲局三藩市分行,愈做愈高級,由聯儲局副主席再做到今天的候任主席。仕途順暢,期間的著作亦以政策分析為主。

耶倫早年的學術文章甚具影響力,尤其是1990年與其丈夫阿克里夫(George A. Akerlof,2001年諾貝爾獎得主)合著發表的一篇論文,到了今天仍廣被引用。

不過,學術文章比較專門、技術性,讀者未必能從中了解到耶倫的經濟觀。我認為,最能全面反映耶倫對宏觀政策想法的是她2004年於西部經濟協會(Western Economic Association)會議中發表的一篇主席演說,演說修改後加上有份參與的丈夫名字,2006年於協會的期刊刊登【註1】。

順帶一提,西部經濟協會是一個經濟學者組職,搞會議出期刊,每年選一次的主席有點名譽性質,上周提到的Walter Y. Oi、《信報》讀者耳熟能詳的張五常、佛利民、艾智仁(Armen A. Alchian),都曾當過協會的主席。

穩定政策是什麼

演說距今近十年,加上數年前的一場金融危機,演說能否準確反映耶倫今天的思想?文章內容無關金融市場,論及的是勞動市場和通脹率,跟今天美國的經濟情況甚有關係。文中包括她對宏觀經濟的一些基本立場,相信不會輕易改變。再者,聯儲局主席一職非同小可,奧巴馬政府一定抽絲剝繭的檢視過耶倫過往的言論(包括這篇演說),確保同聲同氣才委以重任。

該文章題為「穩定政策的反思」,什麼是穩定政策(stabilization policy)?聽來抽象,講的其實是以貨幣政策(即利率)和財政政策(即政府收支)去穩定經濟,令就業和失業不大上大落。

假設聯儲局認為6%的失業率是合理水平。如以政策穩定經濟,每見失業率比6%低太多,「經濟過熱」便要加息;若失業率比6%高太多,經濟不景便要減息。事實當然要比這個例子的複雜,但以之形容穩定政策的本質,雖不中亦不遠矣。大海航行靠舵手,理想的情況是,經濟在聯儲局和政府的「微調」下穩步前行。

魯卡斯唱反調

話說諾貝爾獎得主魯卡斯(Robert E. Lucas)於2003年寫了一篇文章「唱反調」(其實文章的例子他已於1987年提出),以簡單的數學證明穩定政策效果甚微【註2】。

魯卡斯這位高手的作品一向極有創意,得諾獎後更毫無「收爐」的迹象,至今仍有精彩的文章發表,兼且甚少走出學術界,是歷年得獎者中少有的低調人物。文中魯卡斯問一個簡單的問題:現在有兩個世界,其中一個風平浪靜,消費水平是不變的100元,另外一個的消費水平波幅跟現實相若,而平均水平是X元。X是多少,才令你認為兩個世界一樣的美好?

大部分人都是愛穩定的動物,要忍受有時飽有時餓的波幅,X當然要高於100元,否則,第一個穩定的世界會比較吸引。魯卡斯這條問題聰明的地方,是原來X和100元的差別,正正是穩定對你的價值;兩者相差愈大,穩定對你愈重要。

魯卡斯作了一些不算大膽的假設,算出X只比100元高出一丁點。就算穩定政策能完全消弭現實中經濟的波幅,其帶來的效益微乎其微。經濟學者研究經濟增長等「做大個餅」的問題,似乎比研究貨幣、財政政策等「穩定個餅」的問題重要。

耶倫的一篇演說,正衝着魯卡斯的觀點而來,批評其例子中的假設,力陳穩定政策的重要性,說明聯儲局的「維穩」責任重大。耶倫的批評涉及宏觀經濟學的一些重要課題,明天再為讀者拆解!

註1 Janet L. Yellen and George A. Akerlof (2006): “Stabilization Policy: A Reconsideration,” Economic Inquiry, 44(1), 1-22.

註2 Robert E. Lucas (2003): “Macroeconomic Prioritie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3(1), 1-14. 文中提到的計算可追溯至魯卡斯早年的一本專門著作:Robert E. Lucas (1987): Models of Business Cycles. Oxford: Basil Blackwell.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