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7, 2014

爭拗不斷的最低工資

2014年1月27日

年關難過,有最低工資便會好過一點嗎?

友報財經地產版一篇標題為〈不用再拗的最低工資〉的文章指出:「經濟學界會慢慢出現久違的共識、少有的和氣,說的是最低工資」,這是第一錯;之後該文在解釋不存在的「罕有勝負已分的局面」時,先說「學界現時普遍支持溫和的最低工資,對提升低收入人士的薪酬有幫助,同時亦不用擔心就業及通脹受拖累,宏觀經濟甚至會因為低收入打工仔增加消費而有小量刺激」,是一錯再錯;該文其後再講「即使生產力不斷上升,但薪酬根本不反映,工資佔GDP的比例持續收縮,相反企業盈利的份額則持續上升」,更是再三犯錯。

這三個錯誤,源於一封超過70位經濟學家簽署的聯署信。

史無前例的經濟學界爭拗

根據美國勞工統計部資料,美國2012年有1.69萬個經濟學家職位。雖然支持上調最低工資發起人規定,擁有經濟博士學位的人才有資格聯署,但美國每年便有約1000個經濟學博士生畢業;超過70位經濟學家佔的比例是多少呢?從所有芝大老師到每位克林信大學同事之中,我找不到一個有份聯署支持調高最低工資。這當然不代表真理在我們手上,但說支持最低工資是經濟學界的「共識」,至少未問過合資格聯署的我吧?

我當然亦知道,有份聯署的有7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但「生勾勾」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有超過40個,沒有聯署的逾30位得主,其中有幾個是我老師,我了解他們對最低工資的看法。

口講無憑,去年芝大商學院做了個問卷調查,收集了38位來自各名牌大學經濟學家對最低工資的看法,認為把最低工資上調至每小時9美元將明顯增加低技術工人搵工難度的有34%,不同意的有32%,說不清楚的有24%【註】。這是什麼學界共識?怎樣勝負已分的局面?

實情是,80年代前經濟學界就最低工資對就業市場的不良影響,一向沒有多大爭拗;導火線是90年代初,普林斯頓大學2位學者一連發表了幾篇關於最低工資的學術文章,他們的結論否定了學界數十年的傳統智慧,爭拗從此沒完沒了。

似有還無的宏觀經濟影響

美國今天的就業人口約有1.4億,其中賺取聯邦政府最低工資的工人有大概170萬,佔就業人口只有1.2%。即使如聯署信估計,把最低工資由每小時7.25美元上調至10.1美元,將有近1700萬工人受惠,佔就業人口亦不到12%,你想像這樣可對通脹和整體消費造成什麼重大影響?

通脹是貨幣現象,只有不懂經濟學的人,才會以為加價便是通脹。報章上看到擔心什麼什麼會「刺激通脹」之說,十之八九都是「你再曳警察叔叔拉你㗎啦」一類的東西。

但不要誤會「刺激消費」的說法比「刺激通脹」高明,消費的錢從何來?最低工資的財富再分配效果,是在快餐店內把櫃台一邊在等吃廉價漢堡包低收入人士的財富,再分配到櫃台的另一邊在煎漢堡扒的快餐店職員那裏去。有研究發現,隨通脹上升實質最低工資下降,「肥胖問題」亦變得愈來愈嚴重。快餐店成本的升跌與最低工資的起伏息息相關,廉價快餐食肥人不難想像。但即使你同意「煎漢堡扒的好過一點,想吃漢堡包的難過一些」式的財富再分配合乎社會公義,這樣一來一回的財富再分配,又能怎樣發揮宏觀效應刺激整體消費呢?最低工資討論能刺激到的,可能只有不懂經濟又愛「亂噏廿四」的人的想像力罷了。

愈幫愈忙的工資比例收縮

美國工資比例收縮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製造業外判和入口增長,但賺取最低工資的,從來都不是這些有關行業的工廠工人,而是快餐店服務員一類的工種。就當這些工廠工人賺最低工資,調高工資會逆轉工業外判從而幫助工資比例回升嗎?

憑「亂噏廿四」賺取高於最低工資的稿費,可能真的有「薪酬不反映生產力」這回事。但想深一層,一些香港傳媒的生產力,主要是靠吸引讀者而非尋求真理來反映。所以,我覺得那個專欄其實搞得很成功。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