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8, 2014

談消委會「超市霸權」報告

2014年1月8日

不說不知,原來消費者委員會有一個競爭政策研究小組;消委會的網頁上並沒有解釋該小組的作用,但觀乎它曾進行的市場競爭研究,其職責似是研究一些疑似有「霸權」存在的市場,是否有一些類似反競爭的行為。

該小組最近發表了一份名為《雜貨零售市場研究報告》,發現兩大超市在與供應商的合約裏加入不少不平等的反競爭條款,並在報告裏敦促政府引入跨行業合併的規管,以限制超市以合併收購來增加市場力量和減低市場的競爭。

市佔率非反壟斷唯一考慮

我認為,壟斷行為是存在的。外界一般認為最「右」的芝加哥學派也不是人人反對反壟斷法的。我反對的是,過於嚴厲的反壟斷法和一些似是而非的反壟斷「分析」,前者會導致矯枉過正,結果企業不再冒險進取,免成槍頭鳥,最終受害的是消費者;後者則有誤民智,尤其是此等「分析」出自有影響力人士之口,結果可能令一些原本沒有反壟斷效果,甚或對消費者有利的行為變成非法。

整份報告長達121頁,其中一項比較多人談及的是兩大超市的市場佔有率。報告認為,業界競爭可以「一站式購物」和「次要購物」模式來分辨出食品和家居日常用品兩個相關市場,而在食品零售市場裏,兩大超市的市場佔有率各在25%至40%之間,市場集中度可解讀為中等水平。

在分析兩大超市在市場裏是否有壟斷的情況,市場佔有率只是一個參考,極其量亦只是一個必須條件,尤其是在消委會的計算裏並沒有包括近年異軍突起的759阿信屋。幸好,消委會在其報告內沒有一口斷定兩大超市壟斷了食品市場,只是很小心的說兩大超市「是否存在相當程度的市場權勢,應與以密切監察」。

廣告與上架費不公平?

除了市場佔有率之外,在分析企業有否壟斷市場時,還需要證明它是否有從事反競爭行為。由於消委會沒有法定的調查權力(即將成立的競爭事務委員會則有相關的調查權力),報告只能以軼事證據(anecdotal evidence)證明兩大超市曾施壓控制零售價,防止供應商之間以進取的價格互相競爭。

雖然消委會在報告裏寫明其調查結果「沒有顯示大型零售商有利用其市場權勢去操縱價格」,但報告亦同時指出兩大超市在與供應商的合約中加入不少「不公平」條款。

其中兩項報告中提及的「不平等」條款是,合約內要供應商負擔超市部分廣告費和把其貨品放於有利位置的上架費。消委會在報告中指出,在41家受訪的供應商中,只有10家(即約接近4分1)表示不用向超市付廣告費,但卻有37家(即超過9成)被要求繳付上架費,其中14家更認為上架費過於「高昂」(excessive)。

老實說,我不知道收取廣告費和上架費有多不公平。先說廣告費吧,我不知道那41家受訪供應商裏有什麼大小企業,更不知道那10間獲「優待」不用付廣告費的供應商姓什名誰,但不難想像一些大牌子、大企業如可口可樂要付的廣告費(如果它要付)將要比一些名不見經傳的「雜嘜牌」要低得多。

你可以說這是超市霸權以大欺小,但經濟學者會認為,這符合經濟效益:可口可樂作為一個國際知名大品牌,無人不識已不在話下,每年自己的廣告費亦數以億計,所以即使它不與兩大超市合作,而只在便利店和750阿信屋擺賣,總銷量亦不會有太大變化。相反,「雜嘜牌」寂寂無名,不能不依靠超市賣廣告和其龐大的銷售網絡。

品牌之間的競爭

再說上架費。其實美國的反壟斷法也有顧及上架費可能帶來的反壟斷效果,但其關心的是在供應商層面:供應商可能藉為數不少的上架費增加其他資金較緊張的競爭者的入場費用,從而減少其在超市,甚至整個市場裏要面對的競爭。

撇除這個考慮,上架費其實有其資源分配的作用。為什麼呢?一個普通的師奶可能因為老公喜歡香腸煎蛋公仔麵而到超市購買食材,但她心目中並沒有特定的香腸牌子,最終選擇可能視乎價錢(如果她有時間格價),亦可能視乎香腸的在架上的擺位是否「就手」。

可以這樣說,很多時超市內貨物的擺位將對不同牌子的銷量有決定性的影響,但不會令超市的總營業額大上大落;於是,超市並沒有太大誘因令店內貨品的擺位盡善盡美,而上架費的安排反映的卻是不同品牌之間的競爭而已。

另外,名牌香腸的上架費比雜嘜香腸的上架費要低,這不是因為超市以大欺小,而是因為名牌香腸可以吸引師奶到超市購物而雜嘜牌不能。正如能吸引人流的名牌商店在同一商場可以有租務優惠而地道小店要交貴租一樣。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