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7, 2014

旅遊業15%經濟貢獻之謎

2014年2月27日

在美國教書多年,每年最少教一次的一科叫「宏觀經濟理論」,主要對象為大學三、四年級生。「理論」也者,用上的是簡單的代數,教的是重要宏觀經濟學模型,而每學期的第一課,正是讀者耳熟能詳的乘數效應(multiplier effect)。

乘數效應的故事很簡單:政府花100元請你去打字,你打完字收入增加了100元,於是儲起20元,拿80元去剪個髮;髮型師收入增加了80元,先儲起16元,拿餘下八成(64元)去睇場戲……;如此類推,由政府100元的支出開始起計,整個經濟的總生產增加了100+80+64+…… = 500元,是為5倍的乘數效應。

乘數效應牽涉廣泛

對年少無知的大學生來說,乘數效應這個可上溯至19世紀的概念真夠新奇!政府增加支出,整體經濟的GDP可以「無啦啦」增加幾倍,簡直是五餅二魚的神迹。不過,在黑板寫完幾條方程式後,我又會提醒學生,乘數效應的各種問題:政府花的100元從何而來?收稅又好、儲錢又好,都不能置之不理。經濟是否有投閒置散的資源和勞力?你去打字而不去修路,條數又唔係咁計!政府支出會否擠掉私人投資?政府高薪請你打字,私人市場可能就請不起你這個打字員。

不過,種種問題牽涉太廣,講太多學生只會頭昏腦脹,我通常只輕輕帶過。數年前美國經濟陷入谷底,學術界的一個大爭論正是政府支出乘數效應的大小,有人說大於1、有人說大於0、有人認為負數,言人人殊,乘數的數字隨時多過六合彩冧把。

間接貢獻要小心計算

上周同欄徐家健提出旅遊業佔GDP只有4.5%這個「驚天動地」的數字,周一他又引述維基百科:「世界旅行及旅遊理事會(World Travel and Tourism Council, WTTC)估計,旅遊業於2011年對香港經濟的直接及間接貢獻,達國民生產總值約15.2%。」我一向對維基百科甚有戒心,但WTTC是有名有姓的大機構,15.2%的計算必有根有據(按:2012年的貢獻比例更上升至18.5%)。

旅遊業貢獻15.2%這個結論從何而來?除了加上港人在地旅遊的消費(如參觀迪士尼樂園)和政府的旅遊開支(如拍攝以禮待人的旅遊業廣告)等「創意會計」之外,4.5%與15.2%的巨大差距亦來自所謂的「間接貢獻」,與乘數效應的概念有點關係。

舉個例說,內地遊客來港買手袋,既養起了廣東道的sales阿May,亦留住了做物流的阿Mark份工,更幫剛讀完市場學的阿Judy找到採購主任一職;於是,內地遊客的一擲千金,何止益咗旅遊業,更惠及物流、採購等行業,影響深遠。

要比WTTC更徹底的運用乘數效應的觀念,可計埋阿May、阿Mark、阿Judy出糧後的消費,以及由消費而衍生的下一輪消費……;如此類推,旅遊業的貢獻將比15.2%更大。

無論是WTTC的計法又好,更徹底的乘數效應又好,數字都顯示了遊客對香港經濟直接消費以外的影響。這是否代表4.5%的經濟貢獻誤導人,15.2%才是旅遊業的真本領?非也。

勿誇大旅遊業利弊

為旅遊業計算「間接貢獻」或「乘數效應」,何不也為金融業、工商業計一計?沒有旅遊業,物流和採購等行業固然大受打擊,但香港沒有金融業又會如何?香港的「三大產業」牽連甚廣,要計「間接貢獻」,數字肯定相當驚人,比較之下,旅遊業依然是四大支柱的「梗頸四」。

考考讀者:如此為各大行業計一計,加起來百分比是多少?

旅遊業由4.5%增至15.2%,其他行業如此乘一乘,加起來相信不止100%!原因很簡單:為各產業計算「間接貢獻」或「乘數效應」,將互有重疊,若加起來,阿May、阿Mark、阿Judy的經濟貢獻將重複加數次,得出超越100%的奇妙效果。

同樣道理,旅發局主席說「香港有100萬人靠旅遊業搵食」(根據統計處資料,2011年旅遊業就業人口只有20萬左右),其根據相信也是乘數效應,直接間接的就業也一併算進去。由於人人都直接間接靠好幾個行業搵食,為所有行業也如此算一算,加起來何止超過勞動人口300多萬,更可能超過香港人口700萬!

再者,香港這數年接近全民就業,為旅遊業計出的15.2%,忽略了產業之間的替代效應。例如,遊客增加數百萬,多請了數百個酒樓侍應,但除非這幾百個侍應本是失業大軍,否則,必從其他行業吸納過來,一加一減,單單為旅遊業計數會高估了其貢獻。

說到尾,旅遊業4.5%相對小的貢獻是個不爭的事實,算進「間接貢獻」後的貢獻雖然大了三倍,但其於上述理由,我們不能因15.2%而推斷旅遊業只輸其餘三大行業一個馬鼻。

近數周以來,從入境稅談到自由行,不是為了否定旅遊業對香港經濟的貢獻,更不主張大幅削減自由行,叫20萬的旅遊從業員另謀高就。我只希望大家在分析自由行的利弊時,論其「弊」不要上升至種族仇恨的層次;談其「利」也不要誇大事實,把旅遊業形容為香港的命根。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