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4, 2014

自由行點止係出口咁簡單 (兩次自由行有感.二之一)

2014年2月4日

先向各位讀者拜年,祝大家做生意的車水馬龍,做投資的路路亨通。

記得去年新正頭做過什麼嗎?寫「經濟3.0」的一個好處是,專欄像日記般記錄着每天我認為值得港人關心的政經事。去年新正頭,我寫了篇「誰搬走了我的奶粉2之以和為貴」,指出奶粉荒主要是港B港媽與本土藥房奶粉商收入分配問題,並祝願港人能找到符合港人利益的以和為貴之道。

奶粉荒可算是自由行的Poster Child。一年過後,事與願違。自由行為香港人帶來的商機與不便,又要車水馬龍,又要路路亨通,談何容易?最近便有議員提出徵收入境稅控制遊客人數。正如藥房奶粉商反對限奶令,旅遊業界第一時間出來反對入境稅;反對的人擔心這樣將加深對內地人歧視之外,還賠上國際旅遊城市的聲譽;支持的人卻認為,這樣可打擊水貨客之餘還能擴闊稅基。入境稅跟限奶令相似的地方,是兩個政策都涉及本土利益有得有失的財富再分配。中港融合港人本來就有得有失,問題是,得的多還是失的多?

旅遊業興旺不是荷蘭病

一篇20多年前發表的經濟文章指出,旅遊業興旺對本土經濟的整體好處,在於旅遊業提高了「不可貿易商品」(non-tradable goods)的價格,原因是如果所有物品都可以自由貿易,旅遊只是改變了消費的地點而已;而這樣的改變消費地點,在旅客過多會為本地居民帶來不便的情況下,更是得不償失【註】。

不過,文章亦有提及,旅遊業興旺將削弱其他靠出口的製造業,情況有點像因為發現油田而引起的「荷蘭病」;但與荷蘭病不同之處是,由於一些服務業不像石油般能直接出口,因此除非地方本身失業率高企,長遠來說,旅遊業興旺最大的得益者往往是為這些「不可貿易商品」行業提供土地的業主!

這樣財富分配的經濟含意,港人在自由行衝擊下相信是點滴在心頭。雖然旅遊業使旺舖業主成為最大得益者,但業主得的始終比其他受影響失的多,因此,除非旅遊業興旺造成擠塞或其他市場失效,政府沒有經濟理據干預自由行,自由行增加市民對財富再分配的需求卻是不難理解。

安倍經濟學給自由行的啟示

現實情況又是怎樣呢?因工作關係,半年內我去了3次日本,最近的一次逗留了前後8天。多次日本之行都是那邊的朋友幫我安排機票,一張商務客位的來回機票半年前要2萬多元,今天只需1.8萬元左右,酒店食宿都是愈住愈平、愈食愈抵。

日圓貶值固然吸引遊客到日本消費,但眨值還未刺激了多少出口,卻令能源入口愈來愈貴,後果是日圓貶值反令貿易赤字不斷惡化。為阻止雙赤問題繼續變壞,安倍經濟學的做法是提高銷售稅,但高銷售稅又怕影響旅遊業,方便遊客的免稅物品和店舖因此將隨銷售稅一起增加。

安倍經濟學給自由行的第一個啟示是,雖然日本不少製造業早已在外地投資設廠,出口因此沒有隨着日圓貶值而明顯增長,但滙率貶值吸引外國遊客,而旅遊業其實是一種出口,分別是過多的遊客可能為本地居民帶來不便。在日本,半年以來我的觀察是日本市民一般對外國遊客仍十分歡迎,遊客對日本應是好處多於壞處。在香港,人民幣不斷升值令從內地入口的貨品愈來愈貴之餘,亦刺激了內地遊客來港消費。當內地遊客人數過多為本地居民帶來不便,政府要動動腦筋怎樣透過CEPA一類的貿易安排,使原本打算來港購物的旅客不用親自到來,仍能買得到平靚正的香港貨?

安倍經濟學給自由行的第二個啟示是,徵稅有三個用途:(一)減少消費,(二)為政府供應但不容易直接收費的貨品及服務,以委託(proxy)形式間接收費(例如美國以汽油稅收用作修橋築路),(三)增加政府收入。日本提高銷售稅的目的希望藉此增加政府收入,但為不想減少旅客的消費,於是推出各種免稅優惠。不同的徵稅目的,需要不同的稅收設計,假如香港要開徵入境稅,要先搞清楚目的是為了路路亨通而減少旅客人數、為預備未來人口老化公共開支增加而替政府開源、還是政府免費為遊客提供免費貨品或服務後,以一種委託形式間接向他們收費呢?

【註】 Copeland, Brian R. "Tourism, Welfare and De-industrialization in a Small Open Economy." Economica, 58(232), November 1991: 515-29.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