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2, 2014

什麼歌星才可上《我是歌手》?

2014年2月12日

近日在網上看到不少有關內地音樂節目《我是歌手》的新聞,尤其是在本地女歌手最近憑其歌聲在節目中連奪數回冠軍後,不少朋友便在社交網站上分享有關新聞和片段。有人認為,香港在陳奕迅後終於再出了一個唱得之人;有人卻認為,現在的歌唱節目中的所謂唱得之人都只是會「爆咪」的小巨肺,可是一點歌唱技巧都沒有。

天生我才必有用,李白的這句詩是否真確我不知道,只知道如果我有一樣天賦,那也絕不會是唱歌,而深有自知之明的我已有十年多沒在朋友面前「獻技」;所以,我實在沒資格評論香港是否除了陳奕迅和「小巨肺」外,便沒有其他唱得之人,更沒資格評論「小巨肺」是否真的只有一個巨肺而沒有唱歌技巧。

不過,樂壇唱得之人愈來愈少和歌手的唱歌風格比較單一,則似乎是大家的共識。為什麼呢?

三棲歌手不靠歌藝

很多人歸咎樂壇一代不如一代的主要原因是唱片銷量大跌。在上世紀80、90年代,唱片銷量過百萬不是什麼天方夜譚;張學友的《吻別》,單單在台灣銷量便超過130萬!由於唱片銷量不斷下跌,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更在2006年改制,把金唱片和白金唱片的銷量標準由3萬和5萬張,下調至1.5萬和3萬張。

這個樂壇的大趨勢有很大原因來自盜版。我亦不只一次在本欄提到美國不少研究指出,美國唱片銷量由全盛期開始下跌之時,剛好便是網上檔案分享軟件Napster面世之時,不可謂不巧合。

不過,這不代表樂壇便從此一潭死水。我沒看那些樂壇頒獎禮多年,叫不出那些歌星和組合的名字絕不出奇,但早前我卻看到八卦新聞說某電台高層也認不出大部分歌星姓什名誰。你當然可以說這現象反映着今天的新歌星和組合平平無奇,但正面一點看,這亦代表着樂壇不斷有新血入行。

當然,這些新血的歌唱天分見仁見智。一個很大的原因是,現在歌影視三棲的歌星和組合比以往更普遍,以前歌星也有拍電影,但你不會叫譚詠麟為電影明星;梁朝偉其實也曾唱歌出碟,但你不會叫他歌星。

相反,今天的樂壇新血很多時都會一邊出唱片,一邊拍電影和電視劇。到底他們是歌星?影星?還是紙上明星?我實在搞不清楚。

對樂壇新血來說,這可能是他們的生存之道。歌影視三者各自的需求之間有一種互相補足的關係,亦即經濟學中的所謂complements。一位歌星如果因某一首金曲而走紅,他所主演的電影也將因此而變得比較賣座;以往歌影視的界線較今天明確之時,我們也見到不少歌星在電影裏客串。現在唱片市道低迷下,歌星憑其人氣拍電影更加成為了他們的出路之一,客串漸漸變為「擔正」做主角。

同時,唱歌天分不再是當歌星唯一或最重要的條件,樣貌身材或演技漸漸成為現代歌手的必備條件,難怪樂壇的後浪推不倒前浪;故此,今天很多歌手不會或不敢上類似《我是歌手》的節目。

唱得之人總會有知音。問題是,現在的知音人不太願意花錢買唱片支持,唱得之人於是便有需要另闢一條聽眾必須付款才能欣賞其歌藝的途徑。這營運模式的轉變亦無可避免地令對不同種類歌手的需求有所變化,正如以往純技術型的足球員在足球愈趨體力化的今天,也可能會變得無用武之地 (阿根廷球壇中,馬勒當拿的「繼承人」列基美便是其中的表表者)。

鄧麗君難敵小巨肺

以往張國榮在出道多年後才有第一個屬於自己的演唱會,今天很多歌星經常有世界巡迴演唱會,「小巨肺」在出道二三年後,已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唱「搵真銀」。

《我是歌手》這類歌手比賽節目亦是他們另一個搵銀的機會,演唱會和這類歌唱比賽的節目都很需要氣氛,而歌手「爆咪」當然是搞氣氛的最好辦法之一。

如果鄧麗君今天上《我是歌手》,相信她也很可能包尾而回。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