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3, 2014

收入不均的學術爭論

2014年2月13日

最近經濟學界內有個小小的爭論,參與者是曼昆(N. Gregory Mankiw)和梭羅(Robert M. Solow)。

在哈佛任教的曼昆今年56歲,是重要的宏觀經濟學家,當過小布殊的經濟顧問,寫過好幾篇被廣為引用的學術文章;他的兩本經濟學教科書(初級、中級各一本)更是賣得滿堂紅,影響着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大學生。在麻省理工榮休的梭羅,今年89歲,為1987年諾貝爾獎得主,最重要的貢獻是其經濟增長理論:由於邊際生產終會下降,積累資本不是促進增長的長久之法;美國等先進國家的生活水平得以持續上升,靠的是科技發展和技術改進。

兩位德高望重的經濟學者爭論什麼?

收入靠技能還是靠尋租?

話說去年暑假,曼昆發表了一篇題目惹火的文章《為1%辯護》【註】。顧名思義,曼昆的文章旨在為極高收入人士(即美國收入最高的1%住戶)辯解,說明錢賺得多不一定代表着邪惡,收入不均亦未必是壞事。文章刊登不久以後,梭羅先撰文反駁,曼昆再以文章回應,加起來是十數頁上乘的學術辯論。

曼昆認為,不均不等如無效率。在社會之中爭取較高的收入,若果完全來自向政府爭取壟斷權力、有利的法例和管制,搵食要靠出色的尋租能力、政治關係及籠絡勾結等,如此的社會便既不均亦沒有效率,貧富懸殊伴隨着浪費。

曼昆不否認美國社會有靠尋租發達者(如律師),但認為更重要的是本欄多次提及的技能型科技改變(skill-biased technological change):科技發達,對部分技術型勞工的需求快速上升,供應追不上,收入於是升得快,美國西岸的IT行業便是一例;相反,某些工種沒有經歴如此的科技改變,對勞工的需求增長不快、甚至下降,收入於是節節敗退,美國底特律的汽車行業是著名例子。收入不均由供求決定,不一定要跟尋租等浪費的行為扯上關係。

梭羅反駁指出,社會上或有收入極高的人對社會有所貢獻(如高科技),但更多的是金融界「炒來炒去」、收入以億元計的投行高層,對社會是否有貢獻很有疑問;而曼昆的文章對金融界不置可否,有淡化問題之嫌。曼昆回應說,美國高收入人士中包羅萬有,但按實證研究結果來看,技能型科技改變依然是最有力的解釋。至於金融界中的打工皇帝到底有多大的實質貢獻,曼昆認為實證研究不足,不敢妄下判斷,不置可否反而是誠實的表現。

以收入再分配減少不均的一個有力論證,借用的是哲學家勞斯(John Rawls)「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的概念。在一個假想性的初始狀態之中,大家都如一張白紙,不知道自己在人世間的身份,你可以是李嘉誠的親戚,可以是個電腦奇才,也可以生在貧窮家庭,更可以生來智商比普通人低。在這個「等投胎」的情況下,你會選擇哪種收入分配?生出來有家底有才能當然好,但不幸家貧兼能力平庸又怎麼辦?於是,為了買個保險,恐怕自己投胎後成了最不幸的一群中的成員,你會支持較公平的收入分配。這個思想實驗,成了財富再分配的理論基礎。

無知之幕的保險觀

曼昆感到奇怪的是,以無知之幕支持再分配的說法,往往止於一國一地的人民。既然考慮到自己有機會成為一個不幸的香港人,何不擔憂自己有機會當一個捱餓的非洲人?再分配為何不能引伸到國與國之間的差異?若果富人要抽三成稅交到窮人手上,富國為何不需要把三成的GDP送給窮國?曼昆把無知之幕的論點再推一步,質疑再分配的對象為何只限於收入和財富:既然一般人生而有兩個健康的腎,但少數人卻天生有腎病。根據以上的推理,政府何不推行「腎臟再分配」?梭羅反駁說,人不是兼愛的動物,對外國人的感情當然淡薄一點,而腎臟亦不能跟金錢等量齊觀。曼昆完全同意梭羅的說法,指出這正正是以無知之幕去支持再分配的弊端:結論「啱聽」就捧出無知之幕的概念,結論不合己意就顧左右而言他,不是正確的思辯方法。

篇幅所限,未能討論文章中的其他論點。讀者不妨到網上找文章一讀,保證獲益良多。從兩位高手的辯論,我聯想到香港的一些現象,明天再談。

註 N. Gregory Mankiw : "Defending the One Percent,"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7(3), Summer 2013, 21-34. 梭羅的反駁和曼昆的回應則刊於同一期刊2014年的冬季號,243至245頁。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