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0, 2014

入境稅的七問七答

2014年2月20日



兩周前本欄一連五篇文章講遊客和入境稅,本以為該話題要講的已經講完,豈料上周人民力量向財政司提出陸路入境稅的建議以後,卻引來各界激烈的反對。有趣的是,反對者可說來自四方八面,政治立場一應俱全:高官、立法會議員、時事評論員,以至學者大部分不贊成入境稅,多份立場相反的報紙更是難得的同聲同氣,齊聲反對建議。與此同時,根據電視的民意調查,支持入境稅的市民佔大多數。

本以為入境稅的道理十分淺顯,贏家輸家清楚分明,有助消除北區的水貨問題,受損的主要為內地外國遊客而非港人。面對政客、學者強烈的反對聲音,我唯有整合各界的反駁理由,編成七條問題,再附上簡短的答案,希望能釋除部分市民的疑慮。

一、陸路入境稅歧視內地人?

答:凡稅必歧視。入息稅歧視高薪一族,煙稅歧視吸煙人士,機場稅歧視有錢搭飛機的,特別印花稅歧視內地買家,燃油稅歧視有車階級,道理都一樣。政府的其他管制亦帶歧視成份:限奶令歧視內地家長和嬰兒,公屋制度歧視有積蓄的香港居民,大學津貼歧視成績不夠好的學生。完全不帶歧視成份的稅制和福利政策是怎樣的一回事,還有待高人指教。

再講,市場經濟以價格定勝負和產權誰屬,亦帶歧視成份:價高者得,有能者多賺錢多享受,何嘗不是歧視?資源有限,不能人人有份,市場制度甚至共產制度(平均分配所得歧視生產力高的人)也存在歧視成份。值得探究的是,社會中哪些歧視可接受、哪些歧視不可,而非反對任何形式的歧視。

二、遊客不一定都是水貨客,入境稅會否拖累正常遊客?

答:遊客之中都有一心來旅遊而非走水貨的。同樣收入境稅,豈不是傷及無辜?先不論100元的入境稅對過夜、花錢較多的遊客影響有限(明天續談),若要避免傷及無辜遊客,可實行入境稅每月首次豁免,只要在同一個月內再到香港才開始徵收。不過,這做法雖然「公平」一點,但增加了手續,行政成本相對較高,未必值得。

講到拖累,入境稅或會禍及普通旅客,但水貨客何嘗沒有連累北區的居民?香港的經濟政策主要考慮的是港人整體的福利,還是港人和遊客的利益同樣重要?港人蒙受價值100元的損失(如擠地鐵、爭廁所之類),是否和遊客要付100元入境稅等量齊觀?香港居民是否有等級之分,住北區的時間、感受都較不值錢,抑或要犧牲一下為香港的大局着想?市民多等一班車的損失,跟遊客多玩數分鐘的快樂如何比較?這些問題我不懂回答,但政府卻有必要給市民答案。

三、既然大部分的水貨客為港人,入境稅豈不無補於事?

答:有學者認為,水貨客大部分是香港人,入境稅根本是打錯敵人。沒有準確的統計數字在手,我認為困擾港人的水貨客多為內地人這觀點只基於兩個理由:一,根據傳媒報道,北區擠在火車站一車車貨如輪轉的多為內地人,雖說傳媒或會偏頗,但總不能完全否定;二,香港薪金平均比華南地區高一截,港人水貨客缺乏動機為了每月數千元運送零食即食麵等低檔產品,走水貨都以高價電子產品等為主,不用一箱二箱擠上地鐵,對北區居民的影響有限。學者如有證據指出水貨客以港人為主,以及困擾北區居民的多為港人而非內地人,我願聞其詳。

篇幅所限,今天只答三條問題,明天再續。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