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7, 2014

港爸如何看限奶令和入境稅?

2014年2月7日

馬年第一次和大家見面,先在這裏祝大家馬年行大運,心想就事成!

這兩年中港矛盾的新聞無日無之,一年前政府順應民情推出「限奶令」,以紓緩奶粉供應緊張的情況。欄友徐家健上年寫了一篇題為「誰搶走了我的奶粉2之以和為貴」的文章,指出搶奶粉帶來的是港爸港媽和本地奶粉商的收入分配問題,即使水貨客消失亦不會令全部本土香港人受惠,因為本地藥房和其他奶粉商的收入將因而下降。

港爸如何看內地水貨客

可能因為「經濟3.0」三位都不是什麼著名時事評論員,也可能因為我們三位的學者身份太「離地」,評論沒有那些深受奶粉荒影響的港爸港媽來得有說服力,徐兄的文章沒有與其質素成正比的影響力。

數月前我初為人父,與太太也有一點搶奶粉的經驗,徐兄於是不下一次提議我以「老豆」的身份談談「限奶令」,以增加文章的說服力。當然,我不會天真地以為「老豆」的身份談奶粉荒問題可以令文章的說服力激增,正如一個人大病康復後並不代表他便能醫百病,或一名領導人即使在獅子山下經歷貧窮再努力向上爬亦不代表他能幫人扶貧。不過,我也可以「老豆」的角度和大家分享一點意見。

除了那些財大氣粗、以炫耀財富為樂的暴發戶之外,我相信沒有人會喜歡買貴貨,身為經濟學者的我尤甚。所以當我知道小兒現在吃的奶粉在數年前的售價是現在的一半時,我也十分無奈。不過,如果我因此要大罵那些來港買奶粉的內地父母或水貨客是「蝗蟲」的話,我便要同樣憎恨很多和我有相近喜好的香港人。我和很多港人一樣都喜歡看英超,但我不會因為英超大受歡迎令有關直播節目收費高昂,而遷怒其他英超球迷。

現任政府很喜歡管理需求,但同時卻不經意的在壓抑供應。樓市亢奮時,政府增加額外印花稅,無疑令炒家用家的需求大跌,但同時亦令二手樓宇的供應緊張,現在樓價看似平穩,成交量其實屢創新低。同樣地,奶粉商有否在「限奶令」調整它們的供應﹖政府的政策是否成功壓抑了奶粉售價的升勢,以及解決奶粉荒?其實在「限奶令」實施之前,除了極少數日子之外,我那些家中有小孩的親戚朋友,買奶粉都沒有特別困難。相反有些時候,政府的言論或舉動卻有機會造成市場混亂。我可以跟你們分享一件小事。

「限奶令」解決了奶粉荒﹖

小兒上年10月出世,可能由於他吃的奶粉不是最搶手的那幾款,我們大部分時間都不用搶奶粉,藥房偶有缺貨,我們都總可在其他比較大型的連鎖店入貨,雖然價錢比在藥房貴30至40元(即15%至20%)。起初我們都是每一至兩周到附近奶粉商入貨,一直相安無事。但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在上年12月10日突然向各家長作出「溫馨提示」,指聖誕及農曆新年的奶粉供應或會再度緊張,提醒各家長要及早買奶粉。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如果高局長沒有作出提示,聖誕及農曆新年的奶粉供應會否再度緊張。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使奶粉供應會在聖誕新年期間出現短缺,高局長的「溫馨提示」只是令短缺提早出現,因為太太在報道第二天已不能在附近找到奶粉。安全感至上的太太更因此左撲右撲,現在家中已有幾個月的存貨,其實,我們是間接令當時奶粉缺貨的幫兇。

入境稅更能解決水貨客問題

雖然「限奶令」是梁特首口中經常提及的「政績」之一,但其實它並沒有解決很多港人所關心的水貨客問題。我住在北區有不少親身經歷。很多水貨客雖然少了走奶粉,但他們仍在大量走其他如尿片等水貨,所以北區的擠擁問題依舊。早兩天欄友曾國平引用旅發局的數據指出,內地的訪港旅客人數,由2012年的3500萬大幅增加至超過4000萬,升幅達15%。眼見香港有被迫爆的危機,有政黨於是提出徵收入境稅,以打擊水貨客。

在減少水貨客帶來的擠擁問題方面看,入境稅提高內地水貨客每次帶貨的成本,相比「限奶令」只限制每名水貨客帶奶粉的數量來得有效。另外,即使水貨客數目依舊,如果政府在實施入境稅的同時,承諾把稅收回饋港人,我想大部分港人都會變得十分包容的。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