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8, 2014

自由行「大塞人」的經濟觀 (兩次自由行有感.二之二)

2014年2月8日


年多前,在報上讀到國慶大堵車,當時張五常教授為文〈國慶大堵車的經濟觀〉,以租值消散概念分析公路免費導致大堵車的現象,教授還讚自己沒有在那次繁忙節日光顧免費公路,智商跟網絡上反對公路收費的憤青小友們打個平手。

年多後,親身經歷春節大堵車。年初二從深圳到開平原本三小時的車程,那天足足花了六個鐘頭。這次開平自由行,我多少也為春節大堵車導致的租值消散作出了一點「貢獻」。但我不擔心教授會取笑我的智商比憤青低,因為同行的還有他。置身於長長的車龍中,教授解釋大堵車皆因公路不收費,我當然沒有異議。但我沒有說出口的,是無端端多了三個小時向前輩請教經濟問題,這樣的大堵車其實大大增加了我此行的租值。然而,往開平的公路上像我一樣享受大堵車的始終是極少數。

香港街道上又有多少人會享受因自由行而「大塞人」呢? 對於自由行,局長話要整體考慮來平衡旅遊業對香港經濟的好處,和等多一班地鐵為港人帶來的不便。怎樣平衡局長卻只是得個講字,沒有向市民解釋,而局長對議員提出徵收入境稅更是連個講字都沒有。要明白入境稅與自由行「大塞人」的關係,其實可從路費與公路大堵車的經濟分析得到啟發。

「塞人」的自由行才趕客

傳統的分析,是當免費公路出現擁擠,私人成本便與社會成本出現分離。堵車的公路不一定要收費,但當增加一輛車的邊際私人利益低於其他車輛加起來受到的邊際損害,這時公路便應該收費。不收費的話,後果是公路大堵車而導致租值消散。提高公路的總租值,要把路費調校到公路邊際用值與邊際損害達到看齊的均衡點。

當堵車的公路需要收費限制汽車數量才能提高公路的總租值,塞人的自由行為什麽沒有條件為整體旅客人數設上限提高香港旅遊之都的總租值?塞人不但為本地人引起不便,亦同時為怕塞人的遊客帶來不快。

有評論員指入境稅趕客,我要問迫爆的旅遊景點不趕客嗎?到開平自由行參觀碉樓,自力村收費80元,立園收費100元,不收費要我排長龍才是趕客。

怎樣收費呢?劍橋大師庇古認為政府要抽稅,芝大元老奈特提出,如果公路是私產,營運者自會為爭取利潤而適當收費,香港張五常的看法是:「因為交易費用的存在,有些事項政府處理的成本較低,有些事項市場處理的成本較低,是不難理解的正確看法。」

香港是不少內地人的購物天堂,當購物天堂要排長龍導致租值消散,我們要考慮的是,入境稅是否一個成本較低的方法,去提高這個購物天堂的總租值?記住,當自由行引起「大塞人」,抽入境稅不但不會帶來「死三角」(deadweight loss)的浪費,入境稅反而會幫助減少租值消散。

自由行「不塞人」也可收費

不用坐地鐵的「離地」中產,可能永遠感受不到自由行帶來的擁擠。從社會的利益看,毫無擁擠的自由行是否就不應收費?

成本高昂但毫無擁擠的公路應否收取路費,張五常認為答案起碼有四個:(一)歷史成本不是成本,所以沒有堵車不應收費;(二)要考慮收費,因為不收費可能比不上拆除公路把土地轉作其他用途;(三)不收費會削弱建公路的意圖,因此收費有理;(四)要收費,因為堵車才准收費的話只會建造出很窄的公路。

同樣道理,要成本才能「打造」出來的旅遊之都,即使未有「大塞人」,也可以合乎經濟邏輯地收取入場費。不收費的話,政府有足夠誘因,作出既能吸引高素質內地遊客又能改善本土生活質素的公共投資嗎?

說過了,徵稅有三個基本用途:(一)減少消費;(二)為政府供應但不容易直接收費的貨品及服務,以委託形式間接收費;(三)增加政府收入。遊碉樓,公路不收費後果是塞車塞到飛起。碉樓收入場費既可控制遊客人數,又可把入場費的收益用來維修碉樓,當然更會增加政府收入,一次過出奇地滿足了三個願望。

向自由行實施適度收費,明顯地滿足了第一、二個願望。減少「大塞人」不但有助減輕中港矛盾,適當地運用稅收讓更多階層的市民受惠,更會令港人對內地遊客多些包容。這樣的入境稅可能比出奇蛋更出奇。


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