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 2014

收窄言論的激化效果


2014年3月1日

剛讀完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Homage to Catalonia,在讚嘆歐威爾的寫作技巧之餘(我認為這是他最好的作品),亦從中了解到傳統傳媒的威力曾經是如何強大。

歐威爾1936至1937年參予西班牙內戰,加入的是反史太林的共產黨組織POUM,理論上跟其他大小西班牙共產黨組織聯成一線,抵抗佛朗哥的軍隊;不過,實際上支持和反對史太林的各共產黨組織一向不咬弦,「擦槍走火」打過「內戰中的內戰」。到了1937年夏天,POUM更被定性為跟法西斯勾結的非法組織,成員一夜之間變成通緝犯,為西班牙打生打死的歐威爾要帶傷逃回英國。

當時,英國不少左傾報章都支持史太林,報道POUM的新聞不免偏頗。根據歐威爾記述,報章不只有立場,更多次捏造新聞,創作了不少中傷POUM的故事。歐威爾身在槍林彈雨的現場,後來更頸部中彈幾乎死掉,當然知道傳媒的手法離譜,但對遠在英國的升斗市民,以至知識分子來說,報章是了解西班牙內戰的主要途徑,便難免給傳媒誤導了。

歐威爾若活在今天,相信不用如此憤慨:如今資訊流通,傳媒的「創作自由」有一定限制,錯得誇張自有同行或網上有心人揭露及廣傳;誤導少數讀者可以,但要迷惑廣大市民就難得多了。若果1937年時有今天的科技,歐威爾大可在Facebook成立群組,上載現場拍得的照片,每天刊登參戰的經歷,他大概就不會被「老屈」為法西斯主義者了。

有網和無網的兩個市場

經過抽廣告、換總編輯、炒主持等事件,雖然沒有充分的證據,但政府(或阿爺)有意收窄言論自由似乎是個不算離譜的假設,昨天提及的「獨立評論人協會」,成立的原因正是要抵抗打壓傳媒的力量。

若果政府成功令每家傳統傳媒「跪低」,評論變得溫和、多報喜少報憂,會有什麼後果?

雖然香港人上網率極高,幾乎人人有一部智能手機,但經常聽網台、看網上報章、參與社交網絡政治討論的,始終是年紀較輕的一群(雖然未必是年輕的大多數);年紀較大的市民,會利用互聯網查閱股票價格,讀新聞卻多數靠收費或免費報章,或會認識「獨立評論人協會」的其中幾枝名筆,但從未聽聞在網上知名的幾個「鍵盤戰士」。

收窄言論的後果,只會改變沒有上網習慣市民的想法;不過,網上媒體愈做愈大,讀者群早晚會擴張,漸漸改變「高齡人士」的閱讀習慣,再加上生老病死的世代交替,打壓傳統傳媒的效果相當有限。

網上媒體的營運成本比傳統傳媒要低,較難被「抽廣告」嚇親,網上評論員多為業餘性質,「東家唔寫寫西家」,甚至可以收筆一年半載,也不怕影響生計。傳統傳媒面對打壓,還可以改變政治取態求一條生路(讀者能否舉出幾個例子?),但傳統評論員有其風格、立場,一篇篇有名有姓的文章白紙黑字,就算過到良心的一關,也難以突然轉軚。傳統評論員不像網上評論員,寫文章做電台是收入的重要來源,將成為收窄言論的最大受害者。

言論更趨兩極化?

傳統報章、電台靠廣告生存,面對的是廣大的群眾,立場和風格都不能跟主流偏離太遠,加上有通訊事務管理局及淫審處監察,言論有所限制,不能隨便X來Y去;於是,報章上有不少所謂「小罵大幫忙」、「阿媽係女人」式的文章,亦有不乏「講完等如冇講」的評論員,雖然觀點不一定獨到,甚至有點「膠味」,但最少有為讀者綜合、整理資訊的功勞。再者,報章上的文章一般有名有姓,立論要有點證據,罵人也要有點理由,平均較為「理性」、「中立」。

網上雖然有質素高的評論,不少寫手的水平更遠超一些老牌評論員,但不得不承認的是,由於門檻較低、匿名制度、不用擔心客戶抽廣告等原因,網上言論一般比傳統傳媒的評論要兩極化,質素較參差之餘,覆蓋的政治經濟光譜更廣,可謂「要幾激有幾激」。

政府若成功收窄傳統傳媒的言論,將更多市民趕到網上新聞的世界去,有兩個可能的後果:一、網上傳媒面對本來沒有網上讀新聞的習慣、立場較溫和的顧客,在市場競爭下,言論亦會變得溫和一些,以增加瀏覽人數;

二、網上兩極的言論將「感化」更多的市民,令本來對自由行有微言的變成「反蝗」,令本來對CY有期望的會變成「愛字頭」,全港市民的立場會比收窄言論前更兩極化【註】。

我認為後者機會較高,不知道讀者的想法如何?

註:本欄另一作者徐家健提醒我Cass Sunstein在Republic.com 2.0一書(2009年出版)中提出類似的觀點。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