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1, 2014

宏觀視野狹窄的長遠財政推算

2014年3月11日

現代經濟學有微觀與宏觀之分,與我志趣相投的學界朋友對此劃分一向不以為然,我們這批少數的學界「古人」都認為,經濟學像雞蛋一樣,只有好壞之分。長遠財政推算值得做,這一點是我近年對政府少有的肯定。長遠財政推算的分析亦有好壞之分,集中解釋討論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報告做得不夠好的地方,是希望有關人士對其不足有所改善。

如硬要把經濟學分為微觀與宏觀,我認為,微觀基礎是要堅持以「需求定律」約束個人行為;而宏觀視野則要切忌「只數樹木不看森林」而漠視整體社會局限。昨天解釋小組報告的經濟分析微觀基礎不穩,對市場和政府在人口老化局限條件改變下的應變能力掌握不足,估出來30年間的經濟增長和政府收支信不信由你。今天集中討論長遠財政推算的宏觀視野怎樣略嫌狹窄。

兩代港人財富如何再分配

我認為,整個長遠財政討論最不足之處,是「不看森林」的輿論,由始至終都看不真這只是香港政府的財政問題,還是我們香港人的長遠經濟問題。我當然明白政府與經濟兩者息息相關,但政府從來不是經濟的全部,今天不是,30年後亦不會是。而「只數樹木」的輿論,亦數唔清香港人指的是下一代的香港人,還是這一代的香港人。

為方便討論,先容我大膽假設,小組報告考慮的公共政策怎樣也改不了人口老化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在這個前設下,長遠財政的討論,變成純粹這一代與下一代的財富再分配問題。今天削減開支增加儲備的後果,一是儲備用來應付將來開支上升;二是儲備用來減輕往後稅收的負擔。兒孫忘不了的曾司長擔心「我們這一代的支出,成為下一代的負擔」,實情是儲蓄下來的7000多億元財政儲備,才是我們這一代的負擔。

以宏觀的經濟視野看,我們這一代減少支出,是把財富從今天窮人、老人的津貼,分配到明天窮人、老人的福利。這樣的財富再分配是否公平,我沒有答案,但經濟學者可以告訴你,政府多儲一點錢,私人儲蓄便會減少一點。

小組報告建議把公共開支維持在本地生產總值的20%或相若水平,又是怎樣的財富再分配呢?這是一個較簡單直接控制開支增長的方法。但要留意的是,公共開支有政府投資與財富再分配之分。假如公共開支水平達到20%GDP的局限,每多1元社會福利,便少1元政府投資。福利與投資的取捨,是由利益集團政治角力而定,擔心香港變成福利社會的人,要思考香港怎樣才不會變成政府投資不足的福利社會?

政府市場投資眼光大比併

小組報告又建議,政府要未雨綢繆,一方面擴闊收入基礎,另一方面設立儲蓄計劃。再以宏觀的經濟視野看,增加收入增加的是政府收入,而後果是減少私人收入。抽稅扭曲市場,避稅、逃稅活動亦進一步減少市場收入。

擴闊稅基或能增加政府收入,但一般亦同時減少整體社會收入;當然,擴闊稅基不會令所有人收入同樣減少,稅項愈多,稅制愈複雜,會計界便愈「有嘢撈」;而歷史一次又一次證明,控制開支增長最有效的方法是減少政府收入,擴闊稅基的必然後果是政府繼續膨脹。

設立「未來基金」一類的儲蓄計劃的宏觀效果又如何?說過了,公共儲蓄上升,私人儲蓄自然減少,這是錢從何來的標準答案。撇開財富再分配的問題,儲蓄投資應由政府代辦,還是交回市民自行決定,看的是誰眼光好。

小組報告推算出來的結構性赤字,其中一位罪魁禍首便是假設財政儲備平均結餘的投資回報率只有每年5%。5%投資回報率有多低?自二次大戰後至今股票市場的每年平均回報率差不多有7%,而在美國讀大學的回報率每年平均更超過15%。

嫌5%投資回報率低,財金官員會解釋這只是過去數年的平均數字,長遠看政府投資表現會好一點。問題來了,你總不能大叫開支急升時就由1997年起計,大嚷結構性財赤時投資回報卻從5年前算起。正確的做法是,選擇統計樣本做預測時選取最能預測未來的有關樣本。

以宏觀視野看長遠財政,小組面對的兩難是:如政府投資回報率高,根本不會有結構性財赤;一旦回報率低卻又不容易為設立什麼「未來基金」自圓其說。

人口老化,為何不及早還富於民,好讓市民自行未雨綢繆?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