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3, 2014

長遠財政預測的不可能任務

2014年3月13日


繼預算案之後,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的報告亦於上周公布;報告有香港多位著名的學者和專家參與,厚厚的200多頁,數十幅的圖表;加上不少專門術語,一般市民不可能讀懂,傳媒朋友亦可能看得頭昏腦脹。

全香港到底有多少人翻閱過這份對香港財政政策甚有影響的報告?這個問題可能不重要。見報紙紛紛以「香港未來要靠借貸渡日」作大字標題,報告的驚嚇目的已達,其內容細節就乏人深究了。

幸好我們三人有點「睇數」經驗,不難將報告翻閱一次,知道其分析的來龍去脈,經消化後在此一連6天跟讀者交代一下,貫徹本欄「三士諤諤」的求真風格。

報告對香港未來的財政不看好。專家們認為,政府支出將大幅度跑贏收入,計算出10年內赤字,再過10年要借貸這個可怕的未來。承接徐家健和梁天卓數天以來的討論,我先為讀者指出報告一些值得商榷的假設,明天再分析一下「驚嚇預言」背後的含意。留心上堂的讀者請到政府網頁下載報告【註】,按圖索驥讀完本篇文章,保證知識有所增長。

政府持續投資失利?

讀者請翻到報告摘要的第20項。政府坐擁巨額財政儲備,有投資有回報,而由於年代久遠,在複利率(compound interest)的效應下,平均回報輕微的變化對香港未來的財政有莫大的影響。

報告假設未來20多年的回報率為5%,理由是最近5年的回報約為此數。須知近數年利率接近零,買債回報甚低,加上亞洲股市表現甚差,以5年的表現延伸至未來20多年,相信會低估了投資回報。

從1994年至2007年的十多年,外滙基金的回報平均約7%;加上倒霉得多的2008至2013年,平均回報率亦有5.4%。以千億計的財政儲備,加上20多年複利率的威力,小數怕長計,回報低估一點點也有極大的影響。舉個例說,以2013年底有7700元財政儲備,「原封不動」增長只有5%,2041年底便增至3萬億元;若果增長率輕微增至6%,2041年底儲備將增至4萬億元,相差三成多!

這個例子質疑的不只有關投資回報的估算,觸及的是任何「未來報告」都要面對的困難:預測未來數年,估錯增長率1、2個百分點影響有限;預測未來20多年,「利疊利」的結果,估錯1個百分點隨時令結論面目全非。一子錯滿盤皆落索,20多年的長遠預測難於登天也。

既然改一個假設已足以影響結果,如果幾個假設同時「郁一郁」,複利率加上乘來乘去的複雜計算,得出的結果可能跟報告中的相距十萬八千里。

曾司長只敢預測未來一年(成績有目共睹),報告卻敢為香港未來20多年「批命」;報告雖為數個不同的情境進行預測,但10多20年後的可能情境又可以有多少個?套個統計學術語,報告中數十個假設又假設的增長率縱橫交錯之後,其長遠預測的標準差(standard error)應該大得驚人。不用說20年,估中10年後香港財政狀況相信比連續估中10場英超賽果更難。

香港未來基建建不完?

讀者請翻到報告摘要的第35項,可見基建支出一飛沖天,未來20多年一直以7.6%的速度上升,到2041年支出佔生產總值的7%。

政府現有的工程終會完結,而香港這個不再「發展中」的發達城市,基建只會愈起愈少。報告假設基建增長速度一成不變的理由何在?比香港發展得早的類近城市,其基建支出增長是否亦如此穩步上揚?政府當然不斷增加基建開支,問題是錢是否花得其所。未來10多20年,政府還可以推行什麼回報率高的基建項目?更奇怪的是,為何政府財政陷入赤字以後,基建支出仍可以一直上升而沒有人叫停?

香港經濟預測難上加難?

預測美國經濟,忽略外界的影響或有問題,但不算致命:美國經濟龐大,繁榮主要取決於本土的生產力,影響外界多過被外界影響。相反,香港這個極端開放的貿易城市,四大產業都要看外圍環境,與內地的「互動」更是密不可分。幫香港未來20多年的經濟把脈,等如同時預測中國、歐美,甚至全球經濟,工程浩大不在話下,預測有幾可靠,更是天曉得。

未來數年中國經濟何處去尚且說不得準,預測十數年後香港要借貸的命中率又有幾高?

以上提出的三個問題,加上同欄徐家健和梁天卓過去數天的其他有趣發現,都告訴讀者對報告要take with a large grain of salt。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