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8, 2014

應付未來財赤 現在減稅是王道

2014年3月18日

專家都會錯。一個例子是佛利民年輕時有份參與設計的預扣稅(Withholding Tax)。預扣稅者,納稅人每月出糧時先被稅局預扣起一大截,雖然有沒有佛利民的參與,這個二次大戰時發明的預扣稅制度還是會推行的;但行內人都認為,沒有佛利民,這個制度不會像現在那麼「有效」。

佛利民的「錯」,是他年輕時沒有想到方便政府應付戰時開支的預扣稅,為日後的大政府開了方便之門:

It never occurred to me at the time that I was helping to develop machinery that would make possible a government that I would come to criticize severely as too large, too intrusive, too destructive of freedom. Yet, that was precisely what I was doing.

多年後,佛利民承認他上了寶貴一課:

It is far easier to introduce a government program than to get rid of it. There is almost always, as in this case, a good reason for introducing it, but the program will not go out of existence if the initial need for it passes.

是的,不少政府措施,好的壞的,都是「屎坑三姑」——易請難送。

大政府是怎樣煉成的

佛利民年輕時犯下的「錯」,在美國的學界和政壇可說無人不曉。外界鮮為人知的是,另一個發生在芝大的故事。十多年前,美國就「單一稅」(Flat Tax)的討論已吵了一段日子,不少經濟學者主張以單一稅取代當時複雜無比的稅制。

假如你以為芝大學者一致站在支持簡化稅制的一方,你便大錯特錯了。

我的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當年在報上發表了一篇短文,以常識質疑其他學者對單一稅義無反顧的支持。常識是「假如我們由20%單一稅為起點,不怕日後政客向所有納稅人開刀嗎?由少數人交50%稅,不是比所有納稅人都要交50%稅好?」莫里根擔心的是,政府抽稅愈有效率,政府最終只會變得愈臃腫【註1】。

莫里根的老師貝加(Gary Becker)讀過短文後,認為莫里根的論述有錯,但他同意文章的結論。我這兩位老師於是合力撰寫了一篇學術文章,改變了學界多年來把政府收入與政府開支分開討論的傳統。他們提出的政治一般均衡理論,強調政府的規模大小是由納稅人和政治既得利益者互相角力而定,當政府抽稅的效率愈高,既得利益者要求政府「應使則使」的聲音便會愈響;與此同時,納稅人堅持「量入為出」的力度亦會變得愈弱。

現代西方國家的大政府,便是在效率高浪費少的預扣稅、增值稅等有效稅制下煉成的【註2】。

預防暴貧難抵要減少收入

一個例子是我研究多年的「資源魔咒」(Resource Curse)。當政府無端端發了橫財(如油價狂升令石油輸出國得益),「暴富難睇」的政治後果往往是財散人安樂。財散人安樂的政治分贓本身並無不妥,不妥的是,現實政治分贓往往有政客不遺餘力主張這樣那樣易請難送的長遠措施,然後再由流水的官配合執行,彷彿只有市民才不懂為自己長遠打算似的。但花無百日紅,橫財散盡財赤來臨時,哪種開支可以削減都是政治角力的後果,到時政府「暴貧難抵」下的決定,又未必符合整體經濟利益。

說過了,10年來政府收支年年有餘,要同時開支增長持續超越收入增長,謎底是早年政府開支太低,但這個太低是源自政府收入過高。不久前我問道:過去數年政府收入增長遠超經濟增長,是否只是內地4萬億救市曇花一現的副產品,還是中國成為資金出口國後中港融合的新趨勢呢?那邊廂,政客看過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的報告後,回應卻是「要應付人口老化帶來的財政壓力,正確的做法是在短期內逐步增加政府收入,並預留款項應付未來社會服務所需,務求做到在人口老化高峰期,政府維持收入水平大致不變,仍足以支付服務開支。民間團體倡議多年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正是循此思路設計,應該盡快推行。」

回想,一年前的預算案公布後,我曾提出政府庫房水浸可考慮取消令政府收入大上大落的印花稅,當年建議取消印花稅,是回應雷鼎鳴教授向政府提議取消薪俸稅。我未有跟雷教授直接溝通,但我相信我們的出發點都是認為減稅才是預防政府「暴貧難抵」的最佳方法。

至於不相信結構性財赤會出現的朋友,應該都對減稅沒有異議吧?

註2 Becker, Gary S. and Casey B. Mulligan. "Deadweight Costs and the Size of Government."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46(2), October 2003: 293-340.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