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1, 2014

人口老化的潛在好處?

2014年3月21日

人均壽命愈來愈長,生育率愈來愈低(政府早已不用宣傳「兩個夠哂數」),造成以下的人口周期:第一階段,工作人口先上升,照顧愈來愈人丁單薄的下一代,政府既可收取可觀的稅款,亦未有需要付出龐大的老人福利;第二階段,原先的工作人口垂垂老矣,人數少一截的下一代開始工作,政府面對稅收下降兼福利開支增加的壓力。

「長遠財政規劃工作小組」的報告於是建議政府趁第二階段的惡果未出現之前,及早儲下盈餘,以防未來政府錄得赤字,甚至債台高築。

只要把昨天提到的一幅圖修改一下,亦可以解釋這個人口老化現象【圖】。消費高於收入的老人比例愈升愈快,其中部分的差距要由政府埋單(生果金、醫療護老及其他老人福利),政府面對的財政壓力上升。

與此同時,從小孩到退休前的人口比例下降,政府從勞動收入徵收的稅收下跌,後生一代平均的教育資助卻一直上升,總教育經費不見得會因人數下跌而下降,於是得出政府財政未來「危危乎」的結論。

不過,以上的推論不夠完整,忽略了人口老化可以帶來的兩個好處【註】。

老人的投資何處去?

從附圖可看出,人口老化的同時,亦代表愈來愈多的人口需要靠投資儲蓄來養老,增加對財富的需求。財富的去向之一,為轉化成資本,又或投放到技術開發,兩者都同樣刺激生產,促進經濟增長。舉個例,我有10萬元在手,於是參與一家新公司的IPO,公司利用我的資金研發出一種新的生產技術,又或更新員工使用的電腦,公司的生產力因而增加。當然,財富需求對香港的經濟增長有多少貢獻,既要看財富的形式(房屋、股票、債券及枕頭底等等),亦要看財富的去向(本地還是內地/外國公司),但多少總有點貢獻。

財富的需求亦帶出了另一個報告未觸及的問題:未來十多二十年的退休人口儲蓄有多少?資產分配如何?就如紅極一時的「世代之爭論」指出,今天50、60歲面臨退休的嬰兒潮港人,當打之年正是香港70、80年代的高增長時期;當年既賺到盤滿砵滿儲落豐厚身家,今天亦霸着重要位置「阻下一代上位」,平均來說照理相當「疊水」,不用政府照顧,甚至能夠倒轉頭照顧下一代。

可惜,除了投資銀行間中做做的問卷調查(取樣極小,相信不太可靠),香港沒有系統的收集市民資產的數據(或政府有收集,但不公開),對每一代人的儲蓄情況只有估估下,不利推行正確的財政政策:未來十多二十年面對的是「富老人」或「窮老人」,分別可大矣!

養老除了靠儲蓄,亦能透過投資子女的教育(即人力資本),把子女訓練成才,未來搵份好工多賺一點供養自己。

看好未來教育投資

有關生兒育女,經濟學中有質量取捨(quantity-quality tradeoff)一說,解釋何以收入上升會導致生育下降。比較不同國家的數據,或比較同一國家的過去和現在,將發現生育率愈低,父母愈肯幫助子女積蓄人力資本。

就如香港人愈生愈少,但投放在子女的資源卻是出名的慷慨:什麼興趣班、什麼遊學團,一擲千金,小孩似乎個個周身刀。不過,周身刀未必張張利,不能只靠家長一廂情願甚至錯得離譜的投資,還要靠香港教育制度的生產效率,視乎政府愈使愈多的教育經費是否使得其所,兼要看教育當局會搞出多少個擾人但無助學習的政策。

未來30年,人口老化現象既會導致勞動人口下降,亦同時帶來生產效率、物質資本、人力資本的上升,一負一正、高下難料,香港經濟增長的前景不一定黯淡。不過,若果政府選擇擴大開支,建立更全面的老人福利制度,儲錢和投資子女養老的動機都會降低,抵銷人口老化可帶來的兩個好處。

註 Lee and Andrew Mason (2010): “Some Macroeconomic Aspects of Global Population Aging,” Demography, 47, Supplement, S151-S172.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