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6, 2014

通訊局的執法與通融

2014年3月26日

香港電視(港視)多次嘗試開台的經歷,實在比現在的電視劇要好看得多。先是政府發免費電視牌突然「三揀二」,然後港視從中移動(941)買下流動電視牌照,最近卻被通訊事務管理局(下稱通訊局)警告執法而開台無期。這場「電視風雲」最終以勵志劇還是悲劇告終,還待下回分解。

一套成功的電視劇,通常都會有幾項重要元素,例如該劇能否引起大眾的共鳴,正如去年大熱的日劇《半澤直樹》,便是點出日本人普遍對銀行體制的不滿。而王維基的這套「電視風雲」,除了反映不少港人對大台的不滿外,亦反映了大眾對政府執法的一些疑問。

港視可「入屋」 責任應誰屬?

在一個月前,通訊局「提醒」港視不能「入屋」,否則便會違反《廣播條例》。港視的答覆是全港90%大廈的公共天線,其實都已安裝了過濾器,裏面的住戶不能利用定點傳播技術接收港視的訊號;餘下10%的大廈則因各種原因沒有安裝過濾器,可以非法接收大氣電波內的所有訊號。換言之,即使港視以任何方式(不論是中移動用的CMMB、通訊局建議的DVBH,還是港視偏向使用的DTMB)傳送訊號,都可被這些大廈非法接收。

這裏引伸的問題是,違反《廣播條例》的責任誰屬。大家都知道吸煙危害健康,而吸煙帶來的禍害是因為有煙草商賣煙和有煙民買煙所致。要減低吸煙引致的健康問題有幾種辦法,第一是禁止賣煙,但我相信絕大部分人都認同這方法不符經濟效益;另外一個辦法是容許賣煙,但煙草商需向患肺癌的煙民賠償,但這樣做將引起另一個問題:即使煙草商想盡辦法教育市民(如在煙草的包裝加上一個全黑的肺部),一般煙民仍然沒有足夠的誘因去減低自己患癌的風險,結果是煙民數目高企,大量煙民向煙草商索償,煙草商可能因此倒閉。

另一個比較合乎經濟效益的辦法,是只要煙草商能證明自己已盡所能教育市民吸煙的風險,煙民如果仍選擇吸煙則後果自負;說這合乎經濟效益,是因為煙草商和煙民各自都有足夠誘因減低吸煙帶來的健康問題:煙草商會盡量教育市民吸煙的風險,市民知道不能向煙草商索償後亦有足夠誘因「食少支煙」。

同樣道理,通訊局如果認同港視的流動電視服務不應「關門大吉」,那麼,它便要考慮違反《廣播條例》的責任誰屬。如果港視能證明已盡其所能防止它的訊號「入屋」,那麼大廈內的住戶試圖以不同辦法繞過過濾器來接收港視訊號所產生的後果(即可能違反《廣播條例》),又是否應由住戶本身來承擔呢?

港視的訊號「入屋」,王維基要負責,通訊局尚可理直氣壯大聲說不能「有法不依」,但當有網民發現流動裝置可接收無綫的訊號時,通訊局的回應則顯得軟弱無力:「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持牌人的電視訊號有可能被手提裝置接收,並不等同該持牌人在業務運作中,要約提供流動電視服務。」說這回應軟弱無力,是因為有傳媒報道無綫在計算「數碼電視滲透率」時,可能已有把「流動地收看電視」的觀眾都計算在內,故此通訊局擺脫不了選擇性執法的嫌疑。

無綫可「流動」 有法怎不依?

大家都明白沒有法例是完美的,灰色地帶總會存在,當局在執法上可以有很大的酌情權;重要的是,當局在行使酌情權時要保持一貫性,不能一時鬆、一時緊。這種人治色彩的政策不確定性,對任何投資都沒有好處,對電視或電訊業這類固定成本投資龐大的行業影響則更深。試想一下,當你連明年政府的政策如何都不知道時,你會願意投放數十億元在一個沒有3、5、7年都不知可否回本的行業嗎?

當政府在不同場合聲言要發展香港的創意工業的同時,卻在增加這些人為的政策不確定性,實在是一個很大的諷刺。

作者為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