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 2014

從預算案的統計工程說起

2014年3月3日
徐家健 經濟3.0

6年多前你銀行有5000元,之後戶口結存年年有增無減,去年衝破7000元大關後,今年逐步邁向8000大元的新目標。先不論你原來還有幾個神秘戶口,即使你買東西時從不知什麼叫物有所值,怎樣說你的消費習慣也算不上「先使未來錢」吧?

6年多前曾俊華司長準備他的第一份財政預算案時,香港的財政儲備約有5000億港元,先經歷了百年難得一遇的環球金融海嘯,去年再為做靚盤數,把部分盈餘注資到幾個基金戶口,一輪左袋搬右袋的「會計工程」後,今天的財政儲備還是超過了7500億元。連續6年財政預算公布的實際盈赤都是年年有餘,分明是「先使未來錢」倒轉寫 —— 錢來未使先。

回歸後先使未來錢?

然而,今次預算案中曾司長煞有介事地強調,有市民擔心政府支出增長過快。在有圖有真相的年代,預算案作了一個有圖冇真相的經典示範,原因是去年以「會計工程」打造的財政預算案,今年由「統計工程」接力。
在政府網頁的預算案重點中,有一幅令人想入非非的統計圖表。圖表的原意是說明經濟增長、政府收入與政府開支的關係,圖表的結論從標題看,應該是政府收入增長大致與經濟增長相若【圖1】。

回歸後,從1997-1998年度起至2013-2014年度,名義本地生產總值的累積增幅是54.6%,而政府收入的累積增幅則有59.2%,比GDP增長只高出幾個百分點。根據這幅圖表,說政府收入增長大致與經濟增長相若並不為過。

但醉翁之意不在酒,預算案沒有說出口的,是政府開支自回歸後的走勢。也許曾司長知道有圖有真相的網上定律,相比增幅相若的政府收入和本地生產總值,圖表明確顯示了同期政府經常開支的累積增幅有90.9%,而政府開支的增幅更誇張——124.2%,是足足翻了一番後還繼續加碼!政府開支的累積增幅是政府收入的一倍,「先使未來錢」之說豈不是振振有詞?

曾司長錢來未使先

在課堂上,我喜歡向認真做學問的研究生傳授一些以統計學掩人耳目的伎倆。我不是教他們詐,但做學問要避免行冤枉路的話,防人之心不可無。其一個以掩人耳目的伎倆,便是計算增長率時先有結論,然後選擇一段最合乎這預設結論的時期作為統計樣本。

為什麼以1997-1998年度作起點呢?港人開始當家作主嘛。當家作主第一年錄得超過800億元財政盈餘,但剎那光輝後遇上亞洲金融風暴,風暴一吹換來逾200億元財赤,政府收入一跌便是23.2%,但同期的政府開支卻反而上升了23.2%。緊接着的科網股爆破、911恐怖襲擊、Enron倒閉、當然還有沙士疫潮。以1997年這個政治及經濟都有特殊意義的年份作起點,要政府開支的累積增幅長期跑贏政府收入,可說易過借火。

參照今年預算案的格式,容我為曾司長度身訂造一幅統計圖表。曾司長2007年7月上任,我便由2008-2009年度作起點。【圖2】顯示這樣作統計2008-2009至2013-14年度名義本地生產總值的累積增幅是24.3%,但政府收入的累積增幅卻有41.5%,比GDP增長高出超過17個百分點!

政府收入增長與經濟增長在曾司長的審慎理財下相若不再,政府開支的累積增幅又如何?同一統計圖表顯示,政府總開支和經常開支的累積增幅都比政府收入的增幅略低,只有38.3%和33.2%,數字符合近年財政儲備屢創新高的事實。單憑這幅圖表,我們不是應該推論自曾司長上任後政府是「錢來未使先」嗎?

不要誤會,我不是因此斷言香港未來沒有什麼結構性財赤的可能,更不是認為政府不應審慎理財。我只希望政府能夠做到以事論事,事實究竟是怎樣呢? 由2003-2004年度作起點看10年間的轉變,政府收入的累積增幅仍是跑贏GDP增長,而政府收入亦是比政府開支上升得快。嫌10年太短看夠20年吧,自1993-1994年起計算的話,政府收入的增長速度依然跑贏GDP,但這20年內政府收入的上升卻追不上開支。這樣的「統計工程」,是預算案喜歡什麼結論都可以度身訂造。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