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4, 2014

預算案背後的「好了歌」

2014年3月4日
徐家健 經濟3.0

終朝只恨聚無多的儲備,都是因為只有兒孫忘不了的福利?

昨天談及剛公布財政預算案一些統計數字的真真假假,今天討論預算案背後理財哲學的好好了了。先回說預算案重點中那一幅令人想入非非的統計圖表【註】。說過了,這幅從回歸年算起的統計圖表有兩個含意,一明一暗:明者,政府收入增長大致與經濟增長相若;暗者,政府開支增長遠超政府收入。這一明一暗的兩個含意,自然令人聯想到「先使未來錢」。有見及此,為配合《施政報告》涉及250億元額外開支的160多項措施,今年的財政預算就讓政府經常開支多飛一會,累積增幅從90.9%上升至105.8%,但「減甜」的後果是政府總開支的累積增幅從124.2%微微下調至111.5%。在預測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為3%至4%的年頭,政府總開支反而由去年的4358億元,下降至4112億(較上年度減5.7%),實現了曾俊華司長近來不時提及的反周期措施。

儲備是終朝只恨聚無多

問題是,假如統計由曾司長上任財政司司長算起,兩個一明一暗的含意頓變為:明者,政府收入增長遠超經濟增長;暗者,政府開支增長稍低於政府收入增長。

我同意曾司長所言「量入為出」的重要性,而根據《基本法》第107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但「量入為出」毋須終朝只恨聚無多的儲備,只有儲備忘不了反而害了「收支平衡」。政府最頭痛的是當收入增幅跑贏GDP增幅,為了符合開支「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收入上升開支不加收支如何平衡?

福利是痴心父母古來多

曾司長在預算案中又引經據典指出,社會是一種這一代與未來一代人的合作關係;但終朝只恨聚無多的財政儲備,最終往往是及到多時眼閉了。痴心父母古來多,這樣的跨世代合作關係,不是曾司長所說的「我們這一代的支出,成為下一代的負擔」,而是我們這一代的負擔,成為下一代的福利。

是下一代年輕人的福利,還是這一代老年人的福利?要看過「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本周公布的報告後(編者按,昨天已公布),再與大家討論。嘗試了解曾司長的憂慮,不妨先回顧過去兩位特首在任期間政府的財務狀況。

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先生在任期間,1997/98至2005/06年度名義本地生產總值的累積升幅只有2.8%,政府收入的累積跌幅卻有12.2%,但同期的政府開支反而上升了20%,其中經常性開支的升幅更大【圖1】。到第二任特首曾蔭權先生在任期間,2005/06至2012/13年度名義本地生產總值的累積增幅是44.3%,而政府收入的累積升幅更有79%,至於同期的政府總開支只增加了61.9%,經常開支的增幅就更低,跟GDP的增幅相若【圖2】。

現任特首的理財哲學會較似哪一位前特首呢?我沒有水晶球,只能比較2012/13與2013/14年度的數據,一年間的數據顯示,名義本地生產總值上升了4.2%,政府收入的升幅則只有1.3%,但政府總開支卻一下子增加了15.5%,經常開支的增幅亦有8.7%,比GDP的增幅足足高出一倍。當梁特首特別在意照顧這一代老人的福利問題,曾司長卻似乎更加關心我們下一代的稅務負擔。即使沒有人口老化問題,為官多年的曾司長看到政府開支增幅去年遠遠拋離GDP和政府收入的增幅,憂慮回歸後政府入不敷支的情況將重蹈覆轍,是不難理解的。

曾司長理財是否有痴心父母的心態重要,但我認為真正的百萬大元問題(million dollar question)是:為什麼過去數年政府收入增長遠超經濟增長?這是否只是內地4萬億救市曇花一現的副產品,還是中國成為資金出口國後中港融合的新趨勢呢?

註 budget.gov.hk/2014/chi/chart/CHART-1-chi_b.jpg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