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6, 2014

從數字中尋找預算案的真相

2014年3月6日
曾國平 經濟3.0

周一徐家健抱着「有圖有真相」的網民精神,為今年《財政預算案》中一幅令人想入非非的圖表「改圖」,發現司長採用的基年(base year)甚為特別,帶來「支出趕過收入」的效果。司長有權力有權威,提供的圖表和數字都有影響力,既為學者、評論員照單全收的採用,亦令市民留下深刻印象,更改變了輿論的方向。

我們三人都是搞實證研究的,有嚴重的數字癖,對官方或同行的計算從來都「不疑處有疑」,近期為旅遊業計算經濟貢獻就是一個好例子。今次預算案也不例外,我先承接徐家健的話題,從另一角度分析生產總值和政府收支的變化。

收支分好年與壞年

如免稅的紅酒般,政府收支也有好年份、壞年份。統計最近18個財政年度計算出名義生產總值(即GDP)、政府收入、政府支出每年的增長率【表2】,例如從1995/96至1996/97年度,政府收入增長了15.7%,開支卻下跌了0.3%;依照慣例,跟1996/97年度配上的是1996年的生產總值,如此類推。由於2013/14財政年度仍未完結,最後一行的數字依據的是預算案中的預測。

【表1】的三行紅色數字,代表的是香港近年的三個壞年份:先有亞洲金融風暴,再有科網股爆破加上接踵而來的沙士,到最近的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反而是最短最輕微。這三個壞年份都有個特徵:政府收入大跌,政府開支大升(除了第二次)。

大鑊之年,公司減薪炒人又倒閉,金融地產市場呆滯,政府多個主要收入來源一起「乾塘」,收入自然大跌;經濟差,除了政府新增的紓困措施,失業破產人士又增加福利制度的負擔,政府支出於是上升。就算政府的經濟政策一成不變,經濟差時,基於現有的稅收、福利制度,收入自會下跌、支出自會上升,套個像預算案中「反周期措施」、「需求管理」一樣好高深的名堂,可稱之為「自動穩定機制」(automatic stabilizers)。

問題是要計算長期以來名義生產總值和政府收支的變化,我們不能從壞年份開始:收入先來大跌,支出先來上升,最後計算出來的累積變化,容易有收入跑輸支出的現象。

情況就如股票經紀向你推薦基金,告訴你基金過去三季都跑贏大市,但又冇話你知三季前基金「輸到甩褲」,你大概不會同情經紀隱惡揚善的情操,但你肯定會懷疑經紀是否想搵你笨;情況又似妳爛賭的老公和你說過去五周賭馬都賺大錢,收益增幅達一倍多,但又博你唔記得六周前輸錢輸到要借大耳窿。

預算案從1998/99年度的變划算起(即以1997/98財政年度為基年),得出政府收入累計升6成、支出累計升120%的「驚人」結論;相反,若果我選政府收支都沒有巨大變化的一年,從2002/03財政年度的變划算起(即以2001/02財政年度為基年),只會得出政府收入累計升1倍、支出累計只升9成的「平凡」結論。

多年增長平均數計趨勢

預算案挑選一個壞年份計算累積升幅得出驚嚇效果,統計技巧雖有創意,但未必夠簡單明白。要算出趨勢的變化,最直接的方法是為不同時期算出平均的增長率。【表2】的三行數字,再統計多年度增長率的平均數。

如果由統計處可找到最早的數據算起,即從1990/91財政年度至今,政府收支平均每年上升8.4%,剛巧打成平手;往後推10年,從2000/01財政年度至今,政府收入平均升5.7%,支出升5.4%,幾乎沒有分別;若嫌年份太遠,又可從2009/10財政年度算到今天,政府收入平均升7.5%,支出升7.2%,同樣差距不多【表2】。

當然,你可以用放大鏡聚焦預算案中2013/14的預測,看出收入微升支出大增,但這就跟趨勢扯不上關係了。
從過去數字中,似乎找不到證據支持「政府支出跑贏收入」之說。展望未來,又能否找到支持的證據?這就要參考「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剛公布的報告,要等下周才有機會跟讀者分析了。
此外,【表2】隱含另一重要訊息,明天再談。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