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7, 2014

從兩幅圖看政府收支走勢

2014年3月7日

昨天送上兩表,從數字中看真相;今天加插兩圖,試從曲線中見實情。圖表製作用心,只為了幫助讀者理解香港政府收支多年來的走勢,既不怕政府靠嚇,又不怕時事評論員靠估,做個不受人惑的香港人。

政府收支比生產升得快

從過去的數據中,收入和開支兩者由長期到近期都以大約相等的速度增長,似乎沒有證據支持「開支拋離收入」一說。在數據中推斷不出「結構性赤字」,但清楚可見的是,政府收支的增長比本地生產總值要快。以政府收支佔GDP的百分比而言,在1989/1990年度,政府的收支同樣佔GDP的15%左右,之後隨着經濟周期起起跌跌,但兩者一直輕微上升,到了財算案預測的2013/2014年度,兩者的比例已超越20%【圖1】,由此可見,香港政府的規模一直擴張,雖然跟歐美國家仍有一段距離,但「小政府」的招牌卻愈來愈名不符實。

司長的預算案提到,要把政府開支的GDP比例維持在20%或以下。綜觀20多年的歷史,收入跟支出並駕齊驅,司長憂慮支出過多之餘,是否也要為政府收入訂下一個類似的準則,務求不超過GDP的20%或增長太快?政府「使太多」若然不足取,「收太多」也未必是資源最有效率的分配。

以天文數字的GDP計算比例,有點抽象,跟日常生活扯不上關係。要把政府收支轉化成讀者能理解的數額,我先找來香港人口的數字,算出人均的政府收支;不過,幾十年來香港又通脹又通縮,數字不能直接比較,於是我又以綜合物價指數將收支數目以最近(2013年6月)的物價計算【圖2】。

在1989/1990的年度,平均每位香港人向政府進貢32000多元(以勞動人口計算當然更多),政府則花掉人逾28000元。20多年來兩個數字一直上升,到了最近的2013/2014年度,平均每位港人進貢逾62000元,政府則平均每人花約60000元,總共上升了1倍,比人均實質收入要升得快。當然,政府收入部分從投資而來,但由於直接稅和間接稅一直佔收入的極大部分,說成「進貢」不為過。

人均政府收支60000元

圖2的另一訊息是,香港政府20多年來大部分時間都有盈餘,自2004年開始收入更一直高於支出,萬多億的累計盈餘和財政儲備,近半都是這段時期留下來的。

讀者要問的不是政府是否需要「擴大稅基」,不是應否「抑制政府開支」,更不是由月薪10萬元的「中產」開聲要求政府紓困;要問的是每人每年60000元的收支到底花在什麼地方:西九藝術館的高深展品、月薪8萬元睇靚女的尊貴議員、開名酒請女友食飯的高官,這些聽來荒唐的新聞,香港市民或多或少都有份埋單。新聞自由的重大功能,正是記者編輯尋根究底,找出市民夾份60000元的下落,以防政府亂花錢。

跟政府亂花錢同樣值得市民關注的是,香港愈見複雜的福利制度。本欄不怕一講再講:制度愈複雜,政府經手作再分配的數額愈大,有需要的市民未必受惠,但從中得益的中間人一定愈多。香港的「人均社工」早已超越美國,若果福利制度繼續東一計劃、西一優惠的架床疊屋,社工頻頻增加人手幫市民填表格,社會福利署又趕緊聘請員工檢查表格,時間資源只會在複雜的制度中消散。這類尋租活動對香港沒有好處。

我不相信政府有所謂「理想規模」這回事,相信的是市場和政府各有好處,要看個別情況決定政府的角色。司長在預算案中花了好些篇幅提到香港的競爭力,其實重要的不是什麼協助四大產業,而是市場和政府得以各自發揮其比較優勢。司長與其擔心收入追不上支出的「結構性赤字」,何不想想政府人均60000元的資源是否收得其所、用得有理,以及藏富於民是否比聚富於基金有利?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