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30, 2014

網絡23條的經濟分析

2014年4月30日

自3年前政府刊登憲報計劃修改(或收緊)版權條例以來,這個建議修訂的版權條例便被網民指為政府的「網絡23條」的一部分,是政府為收緊民間言論自由的計劃之一。

把版權法與政治拉上關係不是什麼新鮮事。事實上,版權法的歷史可追溯至17世紀(甚或至更早的16世紀)的英國,當時所有的書籍或其發行都需要向英國出版同業工會(Stationers' Company)登記,目的是藉此防止一些與國家宗教教義或政治立場不同的刊物出版。

發現版權對誘發創意的經濟好處,則是後來之事。到了18世紀末,美國建國時的憲法列明:the Congress shall have power...to promote the progress of science and useful arts, by securing for limited times to authors and inventors the exclusive right to their respective writings and discoveries.

我不討厭政治,但在「經濟3.0」這專欄,我看還是少說一點政治,多說一點經濟。那麼,作為一位經濟學者,我怎麼看政府這個建議修定的版權條例?要說的有兩點。

合理使用原則的經濟理據

第一點,在最近政府向立法會工商事務委員會提交的文件中,政府總算從善如流,考慮豁免包括「惡搞」、改圖/改片或截圖/截片等有滑稽和誇張效果作品的刑事或民事責任【註1】。

為什麼這些惡搞的諷刺作品可獲豁免?首先,很多的「惡搞」本身是沒有商業性的自娛,進行「惡搞」的人本身沒有因為他們作品的瘋傳而有任何金錢上的得益;其次,「惡搞」有時候又會損害原作的形象,在沒有豁免下,版權使用者與版權所有者商討授權的交易成本將很高。芝大法律學系的台柱R.Posner認為,這些都是美國版權法的合理使用原則(fair use doctrine)背後的一些經濟考量【註2】。合理使用原則是指在一些特定情況下(這包括教育、報紙評論和一些「惡搞」),人們不需要得到版權所有者同意,便可任意使用部分受版權保護的內容。

新修訂的追溯性

我想討論的第二點是,關於新修訂的追溯性。我不知道新修訂最終會否豁免「惡搞」或改圖,亦不知假如這些如未能獲豁免,新修訂會否追溯至修訂前已存在的創作。從經濟的角度看,新的修訂應否追溯至修訂前已存在的創作?

在這裏先讓我講一則有關米奇老鼠的故事吧。很多人都知道,米奇老鼠源自1928年的卡通片《汽船威利號》(Steamboat Willie),當時美國的版權期限為56年,根據當時的版權法,米奇老鼠的版權在1984年便會失效,但迪士尼到現在仍擁有米奇老鼠的版權,原因是美國分別在1976和1998年延長了版權的期限(在1998年那一次修訂,迪士尼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向政府遊說有需要延長版權的期限),這延長的期限是適用於修訂前已存在的創作(當然包括米奇老鼠)。

很多經濟學者都反對把新修訂追溯至以前的創作,理由很簡單:版權和專利一樣,是以一定期限的壟斷權向創新者提供研發的誘因,把版權期限延長雖然有可能增加作者創新的誘因(雖然學界對此還有爭議),但這好處會否出現還是未知之數,延長了版權所有者的壟斷權,卻是必然的事實。

退一步來看,即使要將版權期限延長,我還是弄不清楚為什麼這延長的期限適用於修訂前已存在的創作。延長版權期限或將增加未來的創作品數目,可是把這延長的期限適用於修訂前已存在的創作,不會增加已存在的創作,因此,我們不會期望因為版權期限延長而致使在1928年間多了幾套類似米奇老鼠的卡通片。亦即是說,把版權期限延長的修訂追溯至以前的作品,美其名是對創作人的尊重,實際上只會延續這些舊有創作的壟斷。

同樣道理,香港政府在修訂(或加強)版權法對作者的保護的時候,可以考慮不把新修訂追溯至以前的創作。


註2 R. A. Posner (2005):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 Law and Economics Approach,"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 19(2), pp .57-73.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