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 2014

搬龍門的代價

2014年4月2日

梁特首年初在《施政報告》中重提設立創新及科技局的建議,其後財爺在《財政預算案》對此表示支持,並希望建議能夠盡快落實;雖然外間屢傳特首與財爺不和,但在推動香港的創新工業方面,兩人則似乎是站在同一陣線。

說「似乎」是因為有不少政策給人的印象是現屆政府並不鼓勵創新,最明顯的例子當然是香港電視嘗試開台的經歷。

政策飄忽對投資不利

由最初(上屆)政府開放免費電視牌照數目,當時官員向王維基多番暗示開台沒問題,到去年10月(現屆)政府突然更改遊戲規則發牌變為「三揀二」,再到最近通訊局「只許無流動廣播,不許港視入屋開台」,蘇局長更明言:「入屋要從緊,不入屋可從寬」。

政府為何千方百計阻止港視開台?可能是政府中有人不喜歡王維基,也可能是港視的潛在對手向政府施加壓力。當然,沒有證據在手,我不能亦不會在此猜測這些政策背後的動機,但我想點出的是,政府這樣飄忽不定的政策和執法,對私人企業的投資可以有很多不良的影響

大量研究證實,政策的不確定性對私人投資有不良影響。有研究相關問題的學者指出,在1980年代拉丁美洲和非洲不少國家都曾推行經濟改革,但私人投資卻沒有顯著上升,原因在於當地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註1】;亦有研究指出,不少公司的投資與當地選舉的周期不謀而合,在選舉年時,企業投資一般比平常低。很明顯,政府換班所帶來的政策不確定性對企業投資是有一定程度的負面影響【註2】

流動小販與流動電視的分別

政策飄忽怎樣影響投資決定?通訊局用流動小販比喻王維基的流動電視牌照,我也用流動小販作例子吧。

假設你準備創業開一家魚蛋檔,在決定是否在街頭開檔前和打造一輛什麼樣的小販車時,你需要考慮小販擺檔的法例和食環署執法的鬆緊程度;假如法例定明只要魚蛋檔的小販車體積沒有超過某一上限食環署便不會執法,那麼,你不會把小販車的體積做得太大,但會花錢和花心思把小販車裝飾得美侖美奐,以吸引路人的注意。

不過,假如食環署的執法標準每個月都不同,這個月說小販車體積不能超過某一上限,下個月說小販車的顏色不能太鮮艷,再下個月可能說魚蛋的咖哩味不能「入屋」,那你可以怎麼辦?一個可能性是增加小販車的「流動性」,以方便「走鬼」;另一個可能性是不再投資把小販車裝飾得美侖美奐,以減低每月被食環署充公的損失。

你會否因此選擇不再投資開魚蛋檔?有可能,這要視乎打造一輛小販車的固定成本有多高,如果固定成本只需數百元,賣魚蛋一周的收入足已補償小販車被充公的損失,那麼,你可能仍然投資開魚蛋檔;但如果每輛小販車的固定成本需要數萬元,賣魚蛋半年的收入也不足以抵銷被食環署充公一次的損失,那麼,政策不穩定便可能令你卻步不投資魚蛋檔。

很明顯,投資在流動電視或其他創意工業的固定成本要比魚蛋檔高很多,政策飄忽對創意工業的打擊要比魚蛋檔更大。

註1 Rodrik, D. (1991): "Policy Uncertainty and Private Investment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36(2), pp. 229-242.

註2 Julio, B., and Y. Yook (2012): "Political Uncertainty and Corporate Investment Cycles," Journal of Finance, 67(1), pp. 45-83.

作者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