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1, 2014

懂經濟的咁睇民調數字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我熟悉的芝大經濟學傳統,一向輕視民調。輕視的原因與民調科學與否無關,而是因為經濟學有興趣的是了解人類行為。你會問,說話不也是一種行為嗎?是吧,但從「講就兇狠」到「talk is cheap」,中外皆如此。這樣看,特首民望究竟是平均分數47.5分,還是評50分以上的比率就是62%,都係講吓睹,吹吹水有咩所謂?民調值得討論,前提是受訪者言行一致。

可能是對港人言行一致有信心,本地幾位活躍於評論界的經濟學者先後就一場「民調風波」作出回應。練乙錚教授質疑「六成二給特首打50分或以上」犯了抽水、概念僭建、打茅波、和統計學上未經加權處理一共四宗罪。其中問題最嚴重的,是把代表支持程度「一半半」的50分答案解讀為「合格」。

關焯照教授同樣批評62%合格的統計結果偏差,並建議採用中位數(Median)或截尾均值(Trimmed mean)等統計指標,剔除極高或低評分部分。聽唔明唔緊要,因為這些批評主要是針對統計甚至定義上的問題,都沒有錯,只是欠缺經濟內容。
懂統計的不一定識經濟,但懂經濟的都需要識統計。同事雷鼎鳴教授的意見跟之前兩位學者不同,他認為只要數據可靠,兩種統計分法都對。雷教授認為第一種以平均分作準的方法把回應者對特首觀感的強烈程度加了進去,可以多提供對他支持度的信息。而第二種只問合格是否過半數的方法,適用於預測投票結果。

認為兩者都對又或兩者皆錯,反而可能有經濟內容。我所指的經濟內容,是統計數字能否幫助推測市民行為?假如要推測今年七一上街人數或佔中等所謂「激進行為」,把這批張志剛口中「惡之欲其死」的極端10%剔除當然是掩耳盜鈴的做法。但當問題是要預測「和理非非」的普選結果,這又代表62%這統計數字比47.5分有用嗎?不一定。即使不管競選對手是誰、亦不論每位受訪者是否會去投票,答「一半半」支持的人怎樣投只有天曉得。而打分極低或極高的人,亦可能是最積極遊說朋友、動員群眾、甚至找出「惡之欲其死」一方的黑材料來影響選情的人。

改變歷史的一般不是牛頭角順嫂,歷史往往是由統計學上所謂的「離群數據」(outliers)所寫。懂經濟的人,關心的不應只是哪種統計方法才對,而是哪種統計分法最能幫助解釋某些重要的社會行為。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為電車男申冤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3日 徐家健 經濟3.0 為電車男申冤 當我的電動車剛走了超過了5萬公里,申訴專員劉燕卿宣布為全港電車男申冤:「政府的政策目標是要本港成為亞洲區內最廣泛使用電動車的地區之一,在政府鼓勵下,電動私家車的數目迅速增長,但為人詬病的是公共電動車充電器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