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14

從盛事基金看出的經濟智慧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從盛事基金看出的經濟智慧

2014年04月23日

佛利民講過「沒有免費午餐」,亦提出過四種不同使錢方法的獨到見解:你自己使自己錢,自然會想清楚到自己想要甚麼,亦會精打細算格價,希望將每一元都用到盡。你使自己錢落別人度,好像幫朋友買禮物,雖然不會亂花錢,但未必買到朋友的心頭好。你使別人的錢落自己度,就像開公數食飯一樣,當然會善待自己,平時唔捨得開的靚酒都會飲番支,懶得格價。最後,你使別人錢落別人度,事不關己,當然懶理使錢到底買到甚麼貨色,亦不會為價錢煩惱,跟合埋眼入舖頭亂購物一樣。

佛利民想講的,是政府花錢往往同第四種情況一樣,造成浪費。今次的盛事基金事件,據報道還有第三種使錢方法的痕跡,懷疑以納稅人的錢作政治用途,有益自己友之嫌。
經濟學的最基本假設,就是局限下的極大化(constrained maximization)。聽來好像好深奧,道理其實好簡單:人皆自私,都想爭取最大的利益(金錢、名譽等),但同時又面對各種局限(法律有所規管,收入、時間、資訊亦有限)。局限不同,人的行為因而改變。政府近年因水浸而設立大小基金,有各種冠冕堂皇的目標,但由於基金非牟利,自私的主事人唯有向其他目標打主意:關照友好團體、為自己增加政治本錢、滿足個人嗜好等行為,在經濟學者眼中是「人之常情」,關鍵在制度、傳媒、法律有幾大約束。若果基金搞的活動有幾少人參與都對主事人冇影響,人數多又唔會升職加薪,基金自然懶理活動的效果,「盛事」「傻事」都一視同仁了。
我不是「經濟學原教旨主義者」,不認為所有政府支出都是浪費,重要的是看市場和政府的效率:有時由市場解決容易些,有時由政府出馬又比較方便,要睇個別情況,就事論事的比較成本效益。就像今次盛事基金這單新聞,要問的是基金已花費的一億元到底有幾大回報,以及同一筆錢落在市民之手效果又如何。一億元除以700萬人,每人分到十幾元,市民自己使自己錢效果會點?當中有幾多市民肯出錢來睇板球睇舞獅?還是貼錢先至願意去?

強烈反對政府派錢的市民為數不少,不知道在盛事基金一事上又有甚麼看法?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