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9, 2014

是搖擺不定還是靈活變通?

2014年4月9日

我不是一個電視迷,尤其是近年公私兩忙,看「膠劇」的時間其實少之又少;加上外國的電視節目質素實在好得出奇,王維基能否成功開台,其實與我沒有什麼切身的關係;但去年發牌「三揀二」,到最近通訊辦和通訊局「搬龍門」,這已不是單純的「我們是否有看電視的權利」的問題,而是牽涉到香港整體政策環境是否有利投資的問題。
我對資訊和創新科技的行業略有研究,知道這些行業的一個特點是固定成本佔總成本比例要比其他行業高;在固定成本高昂的行業,投資者將更謹慎地注視投資環境,這是因為覆水難收的成本佔固定成本的百分比不低。

政策穩定對投資十分重要

再用上周魚蛋檔的例子,如果食環署捉到小販後把小販車充公,那麼,投資在小販車的金錢是覆水難收的固定投資,魚蛋檔老闆在決定是否開檔或會否把小販車裝飾得美侖美奐時,肯定考慮食環署執法的一貫性。

小販車的固定投資可能只是一千幾百元,但電視台的固定投資則動輒過億元,政策穩定性對電視台投資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其實不只是電視業或創新工業,近年政府各項政策都使人有點搖擺不定的感覺,一個明顯的例子是樓市政策。眾所周知,梁特首是測量師出身,在大眾眼中他可算是個樓市專家;在兩年前那場我沒有份投票的特首選舉中,梁特首的民望在選舉後期不斷上升,除了有賴於對手不斷爆出醜聞外,他決心打破地產霸權的形象亦功不可沒。

樓市政策搖擺不定的影響

可想而知,樓市政策是他任內各項改革的重中之重,所以,在梁特首上任以來,「成熟一項推一項」的政策又以樓市政策為多,隨便想到的有「港人港地」、增加額外印花稅的「雙辣招」、俗稱「白居二」的白表免補地價購買二手居屋措施、公屋私樓比例要達到6比4,以及未來10年樓宇供應要達至47萬伙等等。

對於這些有宏大願景的樓市政策,我和兩位欄友早前已發表一些看法,其中有認同的地方(例如增加土地供應是解決樓市問題的治本之法),亦有很多不同意的地方,在此不贅。這裏我想點出的是,梁政府的樓市政策似乎與通訊局的執法一樣有點搖擺不定。

一個明顯的例子是「港人港地」政策。上周梁特首和陳局長突然異口同聲說政府暫時沒有計劃再推「港人港地」,理由是政策初見成效,樓市已漸漸降溫。不過,有趣的是,他們同時否認已擱置「港人港地」,因為政府可隨時因應樓市情況再啟動有關政策。經過接近兩年的訓練,我相信大家都對現屆政府的語言藝術有相當的了解,但很多人對政府是否已擱置「港人港地」卻仍丈八金剛:究竟「港人港地」是不再推行?還是尚未擱置?

政策推出時大鑼大鼓,暫緩時卻有點突如其來,這當然令人想起董特首時期同樣是突然被消失的「八萬五」政策,美其名這是靈活變通,政策隨推隨收,但外間看來卻有如股票經紀那些「股票價格可升可跌」的免責條款。正如香港電視事件一樣,外間無從知曉政府什麼時候、基於什麼理由推行(或收回)什麼政策。

這樣的政策不確定性對投資買樓或上車自住的市民都沒有好處。一方面是因為大部分人都不喜歡難以預料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因為這些政策不確定性某程度上是增加了交易的成本。

更甚的是,政策一時一樣的「往績」將負面地影響政府實行其他政策時的威信:在接近兩年的洗禮後;加上「港人港地」突然被消失後,試問還會有多少人仍然相信政府會(或能)增加土地供應,令未來10年的樓宇供應達到47萬伙?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為電車男申冤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3日 徐家健 經濟3.0 為電車男申冤 當我的電動車剛走了超過了5萬公里,申訴專員劉燕卿宣布為全港電車男申冤:「政府的政策目標是要本港成為亞洲區內最廣泛使用電動車的地區之一,在政府鼓勵下,電動私家車的數目迅速增長,但為人詬病的是公共電動車充電器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