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7, 2014

反服貿的三人行

2014年4月7日


三位明尼蘇達大學出產的華人經濟學者,對台灣「服貿協議事件」有三種不同的看法。兩個南轅北徹的看法,雷鼎鳴教授的論述強調經濟利益,練乙錚教授的分析不忘政治風險。對「中國因素」或「程序不正義」,兩位前輩有截然不同的理解。對學生,一個說「輿情大比數站在學生那邊」,一個話「學生所要求的毫不尊重人民」。

找個台灣朋友問問,兩位前輩的小師弟許文泰教授表示:「我心裏由衷感激這些學生,也建議反對這次抗議行為的,先確定你知不知道國民黨張慶忠委員做了什麼事情。如果你認為服貿協議是一個行政命令,如果你認為張慶忠委員的所作所為是合理可以接受的,那我沒話跟你說了。」一個台灣人的看法當然不一定反映台灣「輿情大比數」,但最少「毫不尊重人民」的指控是言重了。至於如何平衡經濟利益和政治風險,讀者不要錯過這位明大出產的後起之秀最近在《信報》網上平台發表的兩篇評論文章【註1及2】。

三種不同的看法,反映的正正是雷教授所說的「台灣是個社會撕裂頗為嚴重的地方」。想勝過明大出產的三位華人經濟學者,讓我今天一個人表述從小到大我對自由貿易的三種不同看法。

自由貿易要你情我願

童年時睇金庸,對不被重視的《白馬嘯西風》情有獨鍾。金庸筆下,唐太宗貞觀年間派使者到高昌要他們遵守許多漢人的規矩,當時高昌國的國王卻不服王化:「鷹飛於天,雉伏於篙,貓遊於堂,鼠叫於穴,各得其所,豈不能自生邪?」高昌人也私下說:「野雞不能學鷹飛, 小鼠不能學貓叫,你們中華漢人的東西再好,我們高昌野人也是不喜歡。」主角李文秀說得更簡單:「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

貿易再好,自由貿易始終是要你情我願。想了解「服貿協議事件」,要讀兩位前輩的文章,因為他們的經驗比我多。想明白「太陽花學運」,更要讀許文泰的文章,因為台灣不是我們的台灣。以香港小學生的眼光看台灣人反服貿,看到的問題是服貿可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一些台灣人偏不喜歡。

保護主義是情有可原?

18歲讀佛利民,風行一時的《自由選擇》當然不容錯過。既然自由貿易對消費者這樣好,何解保護主義始終比《自由選擇》流行呢?佛利民的答案是,開放貿易有贏家亦有輸家,而這些經濟上的準輸家,卻往往可以在保護主義下變成政治上的贏家。

《服貿協議》牽涉台灣64大類服務行業,其中一些準輸家大力反對政治上情有可原;大學生程度的問題是,從「佔立」學生到「雞排妹」再到許文泰,他們都又是開放貿易的準輸家嗎?不然的話,這些台灣人究竟反什麼?

服貿的政治經濟考慮

長大後,少了書看。增進知識,靠的主要是問同事和做研究。同事Scott Baier是研究貿易協議的專家。他的研究發現一系列經濟因素增加兩國簽訂商品貿易協議的機會,當中包括:(1)兩國之間的距離要近,(2)兩國的規模要接近,和(3)兩國的生產要素差別要大,而這樣些因素,亦正反映兩國增強貿易為消費者帶來的益處要夠大。

但要留意,商品貿易協議跟服務貿易協議是兩回事,商品貿易協議涉及的是削減關稅,服務貿易協議涉及的卻是增加市場滲透,因此,假如兩地的法制系統相差很大,簽訂服務貿易協議的機會便會愈小。

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大多國家都是先有商品貿易協議,之後才簽訂服務貿易協議的。而我自己做過關於國際政治與國際貿易的研究,發現分析國際貿易不能忽視政治風險,特別是當貿易牽涉具戰略性行業或重大海外投資。當貿易夥伴是個獨裁國家,做生意時就更加要格外留神【註3】。

兩岸的法制系統差別有多大我們心中有數,以實事求是的角度看,為什麼兩岸不先簽訂商品貿易協議?《服貿協議》中的一些行業(如電訊、網絡設備等),又有否牽涉關鍵戰略用途或重大海外投資?這都是我一些相信自由貿易的台灣朋友心中的問題。



註3 Mityakov, Sergey, Heiwai Tang, and Kevin Tsui.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nd Import Diversification.」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 56(4), November 2013︰ 1091-1121.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