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7, 2014

用一支煙時間吃個免費早餐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2014年04月07日

當代港產片《志明與春嬌》的結局是這樣的:多得財爺大加煙稅,志明與春嬌趁煙價還未狂升時走遍全港士多便利店搜購平煙。

當年,加煙稅在電影裏撮合了志明與春嬌,財爺亦透過彭浩翔導演令香港觀眾上了寶貴一堂經濟課——掃平貨,經濟學者煞有介事稱之為「需求定律」。今日,加煙稅撮合了新專欄《免費早餐》和《am730》,而我這個港產書生亦想效法彭導演以「低俗」的手法寫給香港人讀的經濟散文。以後逢周一、三、五,請大家花一支煙時間享受本欄為你們提供只有養份而沒有尼古丁的免費早餐。

關於煙稅的經濟古仔,長講長有。說過了,志明與春嬌在加稅前掃平煙,體現了價格下降需求量必升的「需求定律」。但為甚麼向煙商加稅,煙價會上升呢?煙商透過加價把煙稅轉嫁給煙民,其實是印證了水漲船高的傳統智慧,愛扮高深的經濟專家叫它做「稅負歸宿」。最近公布的預算案,財爺加煙稅$4,全港最大煙草商的回應是一率調高煙價$5,聽說更有其他個別牌子額外多加$4。問題來了,根據「稅負歸宿」的分析,$4煙稅一般會由煙商與煙民分擔,即使在最極端的情況,煙稅全數轉嫁市民煙價也只應上升$4。何解煙價比煙稅加得還要狠?

大家都想知道做生意點先賺到盡。讀其他報紙,你得到的答案不是「煙商博懵」、便是甚麼「趁加稅起價」。博懵起價,為甚麼只博幾蚊雞?早前一位中大教經濟的朋友在他的Facebook提出兩個借勢加價的有趣解釋:(一)供應方面,每次價格調整皆有成本,煙商因此等到成本上漲夠多才一次過加價;(二)需求方面,為怕得失敏感的煙民,煙商寧願等到加稅這種橫死掂死的時機才借啲意加價。

我的解釋其實最傳統:有壟斷能力的煙商,知道每逢加價,部分煙民便會少食或轉食私煙。要把煙稅轉嫁煙民,難免流失這批對價格敏感的客仔。但煙商亦知道在尼古丁的影響下,向剩下來煙癮最大的顧客適量加價是趕不走他們的。集中與這批大煙癮的忠心煙民做生意,改變客路後,煙商再加幾蚊反而有利可圖。

也是為開拓新客路,從年半前起替全港最貴的報紙寫財經專欄,到今天開始在全港最抵的《am730》繼續講經濟,我希望免費早餐令你上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