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8, 2014

電力市場改革 港府環團知多少?

2014年4月28日
徐家健 經濟3.0

環境局個多月前發表《未來發電燃料組合諮詢文件》時,局長黃錦星稱A餐的買電比B餐的買氣會較易穩定電費。局長似乎想做大預言家,預測未來數十年全球天然氣的供求走勢和內地電力市場的改革步伐。以我所知,你隨便找個美國專家問問怎樣預測10年內的氣價,他們一般是看漲,原因是美國的頁岩氣出口有望。換句話說,美國以外的氣價將下跌。

說過了,政府提出的其實並非兩個「發電能源」組合方案,而是兩個「發電來源」組合方案,皆因局長力推的A餐燃料組合根本是不明不白。諮詢發電燃料組合,是掛羊頭賣狗肉。難得的是,大部分市民似乎對不明不白的發電燃料組合不漠不關心。

更難得的是,綠色和平的古偉牧一次又一次表態支持向內地買電,並認為聯網供電是香港唯一有機會爭取更大自主權的方案,因為與內地聯網,有利我們爭取加強港資在內地可再生能源項目的投資合作。向內地買電港人有多自主?要先請教反核使者古先生如何回應總理李克強最近提出在東部沿海地區重新啟動核電重點專案建設。古偉牧的邏輯,彷彿在說只有加快中港融合才能實踐港人高度自治,原因是這樣做有助內地加快民主步伐。

雖然我有不少內地朋友,但論與內地關係之密切,自問比不上活躍於內地的綠色和平組織,當然更不及懂得找一間曾隸屬南網多年的研究院做可行性研究的環境局。對內地過去20年的電力體制改革,環境局及綠色和平卻又知道多少?

2011年電荒源於水火不濟

那邊廂,內地的綠色和平宣傳「空氣污染,煤有問題」;這邊廂,香港的綠色和平卻支持從內地輸入燃料組合不明不白的南網電。說不明不白,是因為向南網買電電從何來?不是任你點,不是你想要雲南貴州的水電便有水電供應;電流的輸送是隨不同點的電壓改變,根據兩條基爾霍夫電流定律(Kirchhoff's First and Second Laws)而決定。

我們明白的是,內地空氣污染在過去20多年愈來愈嚴重;我們亦明白的是,嚴重的空氣污染部分是源於內地推行環保政策一向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我們更明白的是,目前內地火電(主要是燃煤)容量的比例佔約七成,而實際發出來的火電更佔比例接近八成,而這些火電比香港的火電更不環保。

且先不論興建水壩對環境造成的破壞,水電靠天吃飯,連毛主席也曾說過「天要下雨,由他去吧」。水電的容量再大又如何?兩年多前廣西及貴州因電力短缺而發出紅色預警訊號,南方五省電荒正是因為夏季缺水導致超過六成水電發不出來。水電發不出來為什麼「由他去吧」?水電發不出來,理應多發環團嗤之以鼻的煤電;但現實是,如內地傳媒報道「火電不給力」。電荒一半是天災,一半是人禍,而「火電不給力」這半場人禍,原來與內地電力市場改革有關。

改革電力市場談何容易

電力市場一般可分為發電、輸電、配電和供電4個環節,多年來香港兩電的傳統做法是為市民提供「一條龍」式服務。至於內地,電力體制改革始於90年代,五個改革步驟分別是「政企分開、廠網分開、主輔分離、輸配分開、競價上網」。把政府和企業的職能分開,2001年已大致上做到。2002年成立的國家電網和南方電網,亦正式開始了「電廠大家辦,電網國家管」的時期。至於環境局未經公開招標以130萬元聘用的廣東省電力設計研究院,便是在2011年推行主輔分離改革下從南方電網分拆出來的。輸配分開和競價上網,卻遲遲未全面推行。

2011年的電荒是半場人禍,原因是多年來電價一直被國家發改委控制,而逐步開放的煤炭市場卻令煤價跟着市場走,當年煤價高企,導致火電企業嚴重虧損而索性停機。內地要維持低電價,電力改革便寸步難行;但重新啟動電力改革,電價將由供求決定。今天廣東省的電價比香港的其實只便宜約一成,不繼續改革將再有電荒風險,徹底改革卻又有電價飆升的可能,十多年前美國開放電力市場也遇上類似的問題。

認為向內地買電可靠兼電費穩定的人,莫非他們「收到風」知道內地電改會怎樣克服這改與不改的兩難局面?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為電車男申冤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3日 徐家健 經濟3.0 為電車男申冤 當我的電動車剛走了超過了5萬公里,申訴專員劉燕卿宣布為全港電車男申冤:「政府的政策目標是要本港成為亞洲區內最廣泛使用電動車的地區之一,在政府鼓勵下,電動私家車的數目迅速增長,但為人詬病的是公共電動車充電器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