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4, 2014

輸入外勞不影響就業?

2014年4月14日

執筆時,是產權經濟學之父艾智仁(Armen Albert Alchian,1914-2013)【小圖】的100歲冥壽。這幾天,我應邀回到美國出席一個紀念艾智仁的研討會,碰到不少張五常教授的師弟,都是「老朋友」。《信報》不少讀者都知道艾智仁與張五常的師徒關係,較少人聽過的是艾智仁一句名言:「就業機會無處不在,只是要獲得所有就業機會的有關資訊並不便宜。」【註】艾智仁的三言兩語,改變了後世對失業問題的看法。

關於香港的就業問題,數周前勞顧會通過讓扎鐵、釘板及水喉工等26個建造業工種加快輸入外勞。根據發展局的資料,目前這26個工種有超過1萬個職位空缺;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一句「輸入外勞不會影響本地工人就業」,輸入外勞再度成為熱門話題。緊隨其後,有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引用新加坡大量輸入外勞導致經濟增長較香港快做例子,暗示輸入外勞將可能成為紓緩未來結構財赤,以致整體社會人口老化問題的其中一個重要政策方向。

我相信發展局局長應該從未聽過「就業機會無處不在」這句名言,但他那句「輸入外勞不會影響本地工人就業」又是從何說起?根據傳的統經濟理論,由淺入深有以下三個可能。

傳統理論一:工資受壓消費者得益

商界對勞工的需求,是工資愈高,需求量便愈少;倒轉看,增加輸入外勞,工資自然受壓。是的,根據最基本的經濟分析,當外勞可輕易取代本地工人,輸入外勞雖然不會影響本地工人就業,卻會減少本地工人收入。但當勞工成本降低,競爭之下勞力密集行業的生產成本和產品價格亦將隨之下降,這些產品的消費者因此得益。

輸入外勞與否,要平衡整體消費者的得和部分工人的失。

傳統理論二:工人互補的雙贏局面

假設輸入的外勞跟本地工人的能力各有所長,互相不輕易取代大家,更反而有互補作用。在這樣的情況下,輸入的外勞不但能透過降低本地生產成本而令本地消費者得益,外勞亦不會衝擊本地勞工市場。相反,外來與本地工人之間的互補,有助提升本地工人工資。

傳統理論三:自由貿易令經濟轉型

再複雜一點的可能性是,即使外來與本地工人技能一樣而沒有互補作用,輸入外勞仍不會對工資造成壓力。這是傳統國際貿易理論中著名的「羅伯津斯基定理 」(Rybczynski Theorem),這個定理指出,在自由貿易下,輸入外勞不一定會令工資下調,原因是市場可透過經濟轉型,拓展依賴勞動密集的行業增加出口。

香港輸入外勞的實際考慮

以上三個傳統理論的經濟含意,哪一個最能幫助推斷輸入外勞對香港勞動市場以至整體經濟的影響?視乎輸入的究竟是什麼類型和哪個行業的工人。

如果是輸入外傭,工人互補的雙贏局面大家不難明白;但假如輸入建造業工人與本地扎鐵、釘板及水喉工等「爭飯碗」,由於起樓建鐵路不是用作出口,如何平衡整體本地消費者的得和部分本地工人的失,將是個雙方政治角力問題。相比增加移民可能導致「福利磁石」(welfare magnet)的顧慮,輸入外勞的確可能會更有效地紓緩人口老化對勞動市場的衝擊,但香港目前的政治生態,能否容得下輸入更多與本地工人互補的勞動力始終是個疑問。

傳統的經濟理論解釋不了失業問題,因此,這些理論的含意只會是輸入外勞將影響本地工資而非就業。艾智仁改變了後世對「有人冇工做」和「有工冇人做」等問題的看法,關鍵在於訊息費用。想了解「26個工種有超過1萬個職位空缺」所謂何事,要先明白為什麽僱主不索性大幅加人工?答案是,今天香港勞資雙方的訊息不足,除了是市場問題,還有政府久不久便有官員走出來談論輸入外勞,增加了政策的不確定性。

註】(Jobs are always easily available. Timely information about the pay, working conditions, and life expectancy of all available jobs is not cheap.)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