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 2014

海怡西:離開還是發聲?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海怡西:離開還是發聲?
2014年05月02日

位於鴨脷洲的海怡西商場(即海怡廣場西翼),對象一直為海怡半島居民。據報道,除大型連鎖店,唔少租戶最近都接到收舖通知,要讓路予商場轉型為特賣場,主要為旅客服務。若然如此,當地居民第日購物可能就要等多班車,亦要為滿街旅行喼的景況做好準備。
相信「自由市場」的朋友會分析,價高者得,自由行生意興旺增加了對舖位的需求,租金上升,付不起的商戶離場合情合理。當地居民若然如此珍惜小商戶,早已多多幫襯,讓生意生存落去,得個講字無補於事。不滿安排的居民,大可一走了之,透過房屋市場用腳投票,道理同「唔鍾意香港就移民」一樣。
呢種角度錯唔晒,但弊在不夠全面。面對幫襯的舖頭、工作的組織、居住的地方質素下跌,除咗啞忍當冇事發生,就只有兩種方法應對:一就係離開(exit),轉用另一產品或加入另一組織,一拍兩散,令對方蒙受損失;二就係發聲(voice),聯絡組織不滿的用家或成員表達意見,留下來利用勸阻、輿論、抗議等手段扭轉形勢。
離開,是經濟力量;發聲,是政治力量。邊種方法重要,視情況而定。經濟學者哈舒曼(Albert Hirschman)的名著《離開、發聲與忠誠》(Exit, Voice and Loyalty)探討的正是組織、廠商或國家質素下降引起的兩種回應,以及兩種回應互動下的不同影響。
例如,在股票市場,離開幾乎是表達不滿的唯一方法:不喜歡公司的營商手法,或為其前景擔憂,搵經紀出售股票即可,絕大部分的投資者都不會忠心一片勸導公司重回正軌。至於家庭、政黨等組織,若果問題叢生,發聲是表達不滿的主要途徑,離開反而是迫不得已的一着(離家出走、退黨)。上市公司的股票給拋售,就會有動機改革以防執笠;政黨高層面對黨員投訴聲討,怕醜事影響選情,又會有動機排解黨員的不滿。
講番海怡西商場,離開到底有幾可行同埋幾有用?居民可能對地區有感情兼有人際網絡,而且買賣樓宇的交易費用不菲,未必能夠話搬就搬,選擇離開的可能只有短期租住的居民。若果商場轉做服務自由行的特賣場,居民離開對商場生意影響微,無甚效果。
走唔甩的當地居民唯有靠發聲表達意見,組織起來請願抗議叫口號,令大業主知道居民的憂慮。大業主怕聲譽受損,又怕態度強硬的居民將來影響旅客生意,驚居民發聲多過驚居民離開,反而更有動機平息居民的不滿。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