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 2014

公眾假期 八號風球 佔領中環

2014年5月2日

不算星期天,香港一年共有17天公眾假期。去年的17天裏面,有1天是周六,今年有3天是周六,明年更有4天是周六;對於每周上班只五天的打工仔來說,這些落在周六的公眾假期形同虛設。有工會於是建議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從善如流,把4天的周六「假期」順延至周一,讓人人都可享足17天的假期。局長的答覆玄妙,看了幾次都不明白,但局長的言論不是今天的主題。

雷鼎鳴教授曾估計,香港一年的GDP約2萬億元,除以一年約250個工作天,即每天價值80億元。中環對香港GDP的貢獻約佔五分之一,即是說佔領中環每天代價為16億元。情況就如八號風球,全港生產停頓,停工半天就損失40億元,一天就損失80億元一樣。

平均80億不等同邊際上80億

明年有4天公眾假期「消失」,套用同一計法,即為香港增添320億元的價值,理應值得高興。若果把17天公眾假期全部取消,更會帶來1300多億元的經濟貢獻,令香港經濟更上一層樓。讀者可能會認為「不放假有好處」的計算離晒譜。其實,我只是想藉此誇張手法指出,利用GDP作「成本效益計算」面對的兩大問題。

某一天突然不用上班(如地鐵意外癱瘓),跟某一天早已預料不用上班(如預告某日佔領中環),兩者的經濟效果大有分別。假期預先張揚,老闆能一早準備,把假期的影響减至最低,例如加派人手在假期前處理緊急的工作,並將可以等的工作留待假其後再完成。夏天風季,未有一號風球前天文台已經密切留意風向,不厭其煩的更新掛八號風球的機會。天氣預測最大的經濟功能是,讓公司作好打算,想辦法改變工作計劃。

同樣道理,若果佔領中環一早講定在某幾天進行,企業不會傻乎乎的不作應變計劃,到時才驚覺不用上班,蒙受損失。

80億沒算進悠閒的價值

平均的經濟貢獻80億元,不等於邊際上少做一天的影響亦等於80億元。突如其來的假期,令公司手忙腳亂,香港停工一天的損失不止80億元;一早預咗的假期,容許公司下有對策,香港停工一天的損失將低於80億元。

國民生產總值(GDP)是個方便好用的統計數字,既可描述經濟周期,亦可量度一地的生活水平,但其最大缺點,為算不進悠閒(leisure)的價值。舉個例【註】,若果香港的生產力突然增加一倍,只要工作一半時間就能帶來每年2萬億元的GDP,我們可以設想兩個極端情況:一,香港人工作時間減半,香港GDP維持2萬億元的水平,以GDP量度生活水平的話,香港人似乎沒有得益。二,香港人工作時間照舊,香港GDP升一倍,以GDP量度的生活水平大有進步。讀者可見忽略悠閒的荒謬:第一個情況雖然GDP不變,但香港人多了大量的悠閒時間,可以瞓覺行街食飯為所欲為,生活水平豈能不變?

同樣道理,從佔領中環、八號風球到公眾假期,我們都不能忽略悠閒的價值。先不論300多億元的價值有多可靠,少放4天假,其中必有可觀的悠閒損失。不過,1天悠閒價值有多高,不容易計算,除了因為人人的喜好不同,更有社會原因:跟自己請有薪假期不同,公眾假期人人同一天放假,解決了人與人之間的協調(coordination)問題,親朋戚友之間不用遷就時間請假,方便聯絡感情增加社會的凝聚力,故有其「和諧」的良好效果。

以上兩點,既說明「多返4天工」有得有失,亦指出佔領中環令中環「停工1天」損失16億元的估計值得商榷。佔領中環的最大代價,我認為不是對GDP的直接影響,而是破壞中港互信、令內地進一步收緊對港政策等政治後果,既難以金錢量化,影響亦不只一兩天咁簡單。

註︰ David Henderson (2010)︰「GDP fetishism,」Library of Economics and Liberty,網址為http://www.econlib.org/library/Columns/y2010/HendersonGDP.html。讀者可到這個製作認真的網頁查閱大量深入淺出的文章。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