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4, 2014

齊人之福經濟學

2014年5月14日

齊人之褔相信是很多男人的夢想。大陸不時有人在網上舉報高官包二奶,甚至是三奶的貪污罪證,香港不少富豪都有紅顏知己。事實上,一夫多妻在人類歷史一直是常規,甚至今時今日,不少地方仍然在某程度上容許一夫多妻(如美國一些摩門教徒和非洲很多國家或部落,都或明或暗的有三妻四妾)。

一般性的現象背後通常有個一般性的解釋,一直以來,不同學科的學者都曾嘗試解釋一夫多妻這制度的成因。有人認為,是風俗使然,有人認為與宗教有關(回教容許一夫多妻,而天主教則不容許),有人則認為是男女本質上的差異造成(男人好色而女人較重感情),亦有人認為是男女權利分布不平均下的產品(所以一夫多妻在女權主義盛行的今日大幅減少)。

在上世紀中葉以前,經濟學者認為,一夫多妻的制度是一些「非市場」的行為,很難被經濟學解釋。但上周與世長辭的芝大經濟學者貝加(Gary Becker)卻並不認同。他認為,一夫多妻與很多其他的「非市場」現象,如歧視、家庭內的分工,甚至是毒品上癮等一樣,雖然都沒有明確的市場交易,卻並不表示這些行為沒有任何的規範和約束。

應有權利選擇當妾侍

換句話說,白人歧視黑人(或部分香港人歧視大陸人)、男主外女主內、吸毒或包二奶等行為的主事者,在得到一定的快感或利益的同時,要付出一定的機會成本,分析人們怎樣衡量這些利益和成本以決定行為的方向,正正是經濟學的拿手好戲。

貝加認為,風俗、宗教,甚至男女權力不平均等,都只是一夫多妻制度的表徵而不是其成因。在貝加眼中,丈夫是否娶妻或是否包二奶,甚至三奶,取決於這些妻子妾侍對於他家庭的邊際產出是否夠高。在傳統社會中,一個家庭的主要產出是小孩;在古時夭折率高企的年代,妻妾所生的小孩存活率在富有家庭和貧困戶有很大的差別。經濟學一點的說,雖然妾侍的邊際產出會隨妻妾的數目而遞減(可能大家身邊亦有朋友訴苦說女朋友太多「吃不消」),但是有錢人妾侍的邊際產出,往往仍高於窮人妻子的邊際產出,於是古時有錢人三妻四妾是等閒事,而窮人孤獨終老則不難見。

女權主義人士往往認為,一夫多妻是對女權的踐踏。但在貝加眼中,硬要一個有錢人的妾侍改嫁一個窮光蛋當正室,卻會令她的產出(孩子的質和量)和待遇變差,而這才是真正對女權的踐踏。在同性婚姻漸漸普及的今日,同性戀人士都有自由戀愛的權利,但不讓女性自願成為他人的二奶卻是有點反其道而行。正如倫敦經濟學院的創辦人之一梳爾(George Bernard Shaw)說:the maternal instinct leads a woman to prefer a tenth share in a first rate man to the exclusive possession of a third rate one.【註】。

成本因素催生一夫一妻

有人可能會問:現代社會中一夫一妻制基本已成為主流,很多女士都不願意成為男士的二奶或三奶,這是否代表貝加的理論錯了?非也。貝加理論的其中一個推斷是,當女性在家庭產出角色較重時,富人和窮人妻妾的邊際產出會更不平均,亦即是說一夫多妻更容易出現。在傳統社會中,女人除了要十月懷胎之外,亦要在孩子出身後餵哺人奶和在往後花較多時間照顧小孩。相反,現代社會的經濟發展較成熟,相對子女的「數目」,現代父母更着重子女的「質素」,父親在養兒育女的角色愈益重要。在貝加的理論中,這些變化都令女性在家庭產出中的重要性漸漸下降,這亦解釋了為何一夫一妻制慢慢變成主流,男人們享齊人之福夢想的成本愈來愈高。

註:Shaw, George Barnard (1930): Man and Superman. In The Collected Works of Bernard Shaw, vol. 10. New York. William H. Wise.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