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8, 2014

高登巴打的私隱

2014年5月28日

梁天卓 經濟3.0

高登巴打的私隱


高登文化是一個現象。我雖然不是一個「高登巴打」,但我知道高登是一個臥虎藏龍的地方。討論區內的一眾「巴打絲打」可以說是來自五湖四海,當中除了宅男宅女之外,據聞亦包括了不少醫生、律師甚至教授等專業人士。近年高登文學更漸漸登上大雅之堂,《東莞的森林》和《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等首先在高登連載的網上小說亦相繼登上大熒幕。

成功背後通常有不少爭議。由於網民一般不會用真名示人,討論有時會十分激烈,甚至涉及人身攻擊,小弟亦曾試過因一篇惹火文章而「有幸」被高登的一眾「巴打絲打」問候。能夠上高登我是深感榮幸的,但很多人並不這樣想。高登歷年亦曾被牽涉不少誹謗官司。

最近便有一位補習班的名師要求高登提交「巴打絲打們」個人資料。事緣數年前,他的facebook專頁因某種原因「like」了一個在著名風月網站裏的「姐姐仔」。事件很快便在網上瘋傳,高登的「巴打絲打」當然身先士卒,在討論區內瘋狂「洗版」。名師深受困擾,在其個人facebook裏稱被網絡欺凌和人格謀殺。事隔兩年後,最近向法庭成功申請要求高登向他提供數名會員資料,以供他作下一步行動前的考量。

我相信沒有人會質疑所有人都應為自己的言論負責。如果那「十個八個」網民的言論真的涉及誹謗,他們被名師告狀亦無可厚非。但整件事的透明度好像不太高。由於名師存入法庭的訴狀是不予公眾查閱,我們無法得知名師要高登提供哪幾位會員的資料以及其理據,我在網上亦找不到被提取個人資料的會員的身份。我的擔憂是這樣會否造成寒蟬效應,令高登甚至網上人人自危,不敢再暢所欲言。

任何有關法例的原意都應是保障資訊的流通。所以我上星期撰文提到歐盟法院最近一項裁決時,指出判決雖然保障了「被忘記的權利」這私隱權,但同時其實亦剝削了大眾的知情權。試想一下,公司在請人時也會想知道應徵的是怎樣的人,老闆可能會在google或facebook查一下應徵者的背景,歐盟的判決其實是削弱了互聯網為老闆有效分辨不同應徵者的功用。

但是,私隱權有時候是可以保護訊息流通的。芝大的法學院教授Richard Posner曾指出,私人之間的對話有免被監聽的私隱權其實是有利通訊,理由是在沒有被監聽的情況下人們會更暢所欲言【註】。張五常教授說,佛利民不會說言不由衷的說話,但大部分人都不是佛利民,包括我。很多學生申請研究院時會要我幫他們寫推薦信,在申請過程中他們都會主動放棄閱讀推薦信的權利,因為他們和學校都知道,如果學生會事先閱讀推薦信,信的內容可能會十分不同,間接令推薦信失去其意義。

當然,在高登上的討論並不是私人對話。不過,網民如果可以保存真實世界裏身份的私隱,這絕對令他們放心在網絡世界暢所欲言。試想一下,如果「向西村上春樹」需要以實名寫他的網絡小說,《東莞的森林》可能不會面世。我不知道方丈是否很小器,但從他煞有介事的在高登裏公告稱提供網民資料乃迫不得已,我肯定他知道高登的價值在於它能否保障各位「巴打」和「絲打」暢所欲言的權利。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註:Richard A. Posner (1978): "The Right of Privacy," Georgia Law Review. 12(3), pp. 393-42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