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7, 2014

自由行與收入不均

2014年5月7日

早前一張隨街便溺的照片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中港網民在網上互相謾罵不在話下,局長在記者前以「包容論」以為可助事件降溫,結果當然是適得其反。大陸網民其後發起五一勞動節來港隨處便溺打「糞戰」,香港網民則鼓勵大眾把過程拍下然後在網上曬「黃金」。

幸好,剛過去的黃金周並沒有出現大量「黃金」。不過,網上的爭論某程度亦反映了中港矛盾愈演愈烈;其中有很多因素導致今天的局面,其中一個是自由行政策的經濟成果分配不均的問題。早前某電視台的新聞節目做了一個自由行十周年的回顧特輯【註1】,我有幸「上鏡」覆述了早前在本欄提到的零售店舖租金增幅遠超一般打工仔薪水的數據,顯示自由行雖然可能為整體經濟帶來淨收益,但其分配相當不均,是中港矛盾的源頭之一。

我不反對的收入不均

我不反對收入不均,我認識很多經濟學者的朋友,都不反對收入不均,但為何我(和兩位欄友)重複提到自由行收入分配不均的問題?讓我先說說為何我不反對一般的收入不均。無疑,收入不均在最近數十年愈益嚴重,很多學術研究都發現技術勞工與非技術勞工的工資差距自1970年代起便不斷擴大;收入的不均不只是源自有沒有大學證書的分別,有研究指出美國收入最高1%人士的收入,佔全國總收入的百分比由1973年的不到10%,上升超過一倍至2010年的接近20%。

法國巴黎經濟學院的學者Thomas Piketty一直有研究歐美各國歷來的收入和財富不均,最近更把研究所得集結出了一本厚厚的(600多頁)的書《廿一世紀的資本論》,引起了學術界的廣泛討論【註2】。

收不不均到底是好是壞?我們首先要理解有什麼引致收入不均及它與經濟增長的關係。很多時,收入不均是熊彼得口中的「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的一部分。計算機的發明取代了記賬這工種,汽車的普及令人力車這行業漸漸式微,電腦的出現則令很多低技術勞工的需求下降。換言之,一項發明的出現在為社會帶來經濟增長動力的同時,它往往亦會引致某程度的收入再分配。

從整個社會的角度看,我們很難反對這種「創造性破壞」所帶來的收入不均,畢竟這些發明能為整體經濟帶來淨收益,只是部分人的得益比其他人為大。即使如此,很多富同情心的人仍然會大聲疾呼,要求政府進行財富再分配(如推出更高的富人稅),務求令所有人都可以較為公平地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但我相信,大部分《信報》的讀者都知道,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這樣的財富再分配的成本是,創新和努力工作的誘因會大大降低。

政府能否解決收入不均?

除了財富再分配之外,政府可以做些什麼來「解決」收入不均的「問題」?近數十年的收入不均,很大程度由於技術的進步(如電腦化)對技術勞工較為有利。那麼,美國政府是否可以增加大學學位的供應,令更多人受惠電腦化和互聯網所帶來的經濟成果?答案是很難,一部分原因是美國的大學很多都已經屬私營;另外,我們都知道很多靠電腦或互聯網創富的的人,如蘋果的Steve Jobs、微軟的Bill Gates和Facebook的Zuckerberg,他們都沒有從大學畢業。

再回到自由行所帶來的收入不均問題。當自由行旅客不斷增加,零售舖供應維持不變時,舖租狂升而打工仔收入不變,只是簡單的供求問題。這個供應問題的癥結正是香港政府的(缺乏)規劃,而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可以想像,假如10年前政府能預示現在自由行旅客的數目,然後作出適當的規劃,增加零售舖的供應,那麼,現在舖租的升幅可能不會這麼高,售貨員的薪金升幅可能不會那麼低,旅遊業的對香港經濟的貢獻可能比現在更多,中港矛盾亦因此可能不會像現在這樣愈演愈烈。

【註1】http://mytv.tvb.com/news/newsmagazine/177283
【註2】T.Piketty (2013):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