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3, 2014

中國文化資本是如何煉成的

2014年5月23日

不論你是何黨何派,請暫時不要因人廢言,留意並推廣傳媒人蕭若元先生最近的一大功德【註】:在YouTube把《史記》從頭到尾用廣東話解釋一次,逐字逐句用心的解,兼講及有關的文史地理知識。《史記》共130卷,撇除資料性的書、表不計,要錄的短片也要超過2000段,總時間可能有1000小時。工程浩大,能把《史記》讀一次已難能可貴,講一次更是神乎其技。聽說短片的點擊率不算高,甚感可惜,特地在此宣傳一下,希望讀者不要走寶。

消費是一個生產過程

講解《史記》跟經濟學有什麼關係?剛去世的貝加(Gary S. Becker)於1977年跟另一位諾獎得主史德拉(George J. Stigler)曾寫一篇文章,題目是拉丁文De Gustibus Non Est Disputandum,意即品味沒有什麼好爭拗。

品味一事,主觀兼難以觀察,經濟學者多避之則吉,一般的處理手法是假設品味不變;而「品味改變」更是公認的爛解釋,說了等如沒說。貝加和史德拉認為,經濟學的工具其實可應用到品味之上,得出可被推翻的假說,解釋上癮、潮流、賣廣告等有關品味的現象。

廣東話解釋《史記》,正正令我想起文中提出消費資本(consumption capital)的概念。

消費不是買東西咁簡單,細看之下,其實是個生產過程:你單身寡佬,要享用一頓像樣的晚餐,先要到超市買材料,再花工夫把材料煎炒煮炸,成功上碟後才可以吃個清光,獲得快感。除了要花錢買材料(加上一早買落的廚具),煮食、翻查食譜的時間和精神,同樣值錢,而兩者都取決於你的煮食經驗,亦即消費資本:經驗豐富的,有門路用低價錢買好材料,煮食時又不會手忙腳亂,連食譜都不用看,自然能夠多快好省。

煮食經驗愈多,積累愈多的消費資本,未來在家吃東西會因此「便宜」得多:生產過程有效率,每一頓晚餐的成本下降,可能會愈少出街食飯。貝加和史德拉認為,與其說你建立了對家常便飯的品味,不如說你積累了消費資本,出街食飯的相對價格愈來愈高,多在家吃飯其實是遵從需求定律。

吃東西是消費,欣賞中國古典文史哲都是消費,但對絕大部分的現代人來說,其價格是太高昂了:要成功欣賞一首古詩,先要查十個字其中不認得的兩個,再查其餘唔識讀的三個,幾經辛苦才讀完一首,似懂非懂,樂趣全無。翻開《莊子》,一段短文又注又疏的像外星語言,舉步維艱,辛苦過讀政府公文。究其原因,中國文化的消費資本不足也,令享用中國文化的價格奇高,需求量下降,於是大家都寧願打機睇電視。

積累中國文化的消費資本

廣東話講解《史記》的功勞,正是以輕鬆的手法,訓練大家閱讀古文的能力,多識幾個字、多記得幾個典故,除了閱讀《史記》本身的樂趣,亦是一項抵到爛的投資:他日翻開其他古書如《三國志》之類,本來要花一小時讀懂100字,但有了《史記》的消費資本作根基,可能花15分鐘就搞通了。除了省時間,消費資本亦有助判斷貨品的好壞,令你更懂得挑選好的作品,少走冤枉路。閱讀中國古書的價格下降,5000年的文化唾手可得,無窮盡的精神享受予取予攜,你說過癮不過癮?蕭若元先生講解《史記》,是中國文化的消費資本大平賣。

同樣道理,亦應用於古典音樂、電影、舞蹈等需要「學習」的消費之上。有些積累了大量電影消費資本的朋友,看一套兩小時的電影可以高興得很,看出許多東西來,又拍攝技巧又故事隱喻,雖然可能是過度詮釋,但對我這種欠缺消費資本的人來說,把電影看幾次都未必得到同樣的樂趣。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