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9, 2014

解釋中港矛盾的「分界論」

2014年5月9日

年多以來,本欄花了不少篇幅遍談限奶令、入境稅、本土派、買家印花稅、旅遊業,以及最近的海怡商場轉型、便溺事件,反映大大小小的中港矛盾現象;題目雖然眾多,背後的依據卻源自同一套的思想框架,建基於幾個重要的經濟學概念。

這套理論,為方便讀者記得和傳播開去,我簡稱之為「分界論」,其中有三重的意思:「分」者,分配(distribution)之謂也;「界」者,界外效應(externality)之謂也;最後,合而為一,理論解釋的是兩地社會經濟的「分界」所在。本欄十數篇講中港矛盾的文章,其實都是這「分界論」的應用而已。

這套理論沒有仇恨、沒有政治立場,提供的只是一個理解中港矛盾的視角,注重的是經濟解釋。

問題一:「分配」是得與失的問題

自由行興旺,帶動了勞力和舖位的需求。勞力易找,舖位難尋,供應彈性不同,自由行帶來的利益因而不均:低技術工作職位有增加,但工資加幅不見得標青;地少人多價高者得,街上藥房金舖愈來愈多,升得驚人是舖租和舖價。這種分配問題,差別只在賺多賺少,暫且不成矛盾。

旅遊業得益,同時亦為其他人帶來損失:海怡西商場轉做特賣場,大業主當然有賺,但受害的是海怡居民,居住環境轉差兼樓價可能下跌。內地客搶購奶粉,店主或業主有賺,受損的是買貴奶粉的香港家長。內地客來港買樓,土地供應短缺下樓價上升,受損的是想置業的本地居民。

收入再分配不一定是壞事:科技發展令高技術、高教育勞工收入急速上升,同時又令低技術、低教育勞工愈來愈難生存,這是大勢所趨。相反,中港融合帶來的再分配,反映着的是欠缺規劃、只看「四大支柱之一」的惡果,本可避免。

回應:短期政治紛爭,長遠城市規劃

直接限制交易,如限奶令或買家印花稅等,是下策。這類政策既增加不確定性(會否擴展到其他貨品?可會有豁免?是否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亦為本地買家添麻煩(業主要宣誓為永久居民,並非代買),影響市場運作,是有錢唔賺無效率的方法。

若果問題規模小,就像早前的奶粉問題,政府還可以考慮在偏遠的邊境地區設置奶粉售賣場,規定零售商只賣內地客愛用的一兩隻牌子,將旅客和香港市民分開,減低搶奶粉的問題,亦讓本地商人賺到盡。

問題規模大的話,政治發聲似乎是現在迫不得已的解決辦法。海怡西居民抗議搞宣傳,想表達的是保留商場、避見內地遊客的價值觀。港人發起的「驅蝗行動」,合理與否,都是政治發聲的一種,據報道更跟最近黃金周旅客人數下跌有一點關係(雖然中國經濟減速是更重要的解釋)。無論如何,政治過程造成浪費,而且只會激化中港矛盾,不是長久之計。

長遠來說,除了講就容易的增加土地供應,亦可靠城市規劃減少類似的衝突,例如,若果海怡未出售前,買家已知道商場將成為特賣場,樓價自然會反映特賣場可能造成的不便,亦會吸引比較不介意這個安排的買家,或許可稍為消除業權引起的問題。

問題二:「界外效應」是公眾地方的衝突

公共交通工具擠迫要「等多班車」,到油尖旺一帶人喼爭路,北區居民生活受水貨客困擾,加上最近備受關注的隨處便溺,都是「公共空間」裏出現的問題。「分配」帶來的得與失,加加埋埋香港應該有賺(即旅遊業4.6%的GDP貢獻),但自由行「界外效應」造成的只有損失,受罪的是大部分香港市民,不會反映於任何政府統計數字之上,亦不是什麼「承受能力」可以量度出來。上水站「回復正常」,附近的業主會得益多少?每天等少班車迫少一點,乘客又認為值多少錢?市民又肯付出多少錢令隨處便溺的景觀絕迹於旅遊旺區?

不知道這些損失加起來是否比旅遊業4.6%的GDP要多,只知道無辜受害的市民不是聖人,包容有限度,會將損失轉化成對內地人的厭惡甚至仇恨,進一步增加中港兩地融合的成本。

回應:入境稅為上策,限人數次之

香港地少人多,交通網絡密集,難以劃出「自由行區」分隔市民和旅客,最可行的做法,當然是以價格(入境稅)提升旅客的質素:除了打擊水貨客,100、200元的門檻亦能提升旅客的平均收入水平,減少「界外效應」帶來的問題。可惜,由於種種原因,入境稅成了「未富先驕」的禁忌,實施機會近乎零。次一等的政策,是一刀切的減少旅客人數(如縮減一簽多行或取締一日多行),旅客平均的質素不一定會改善,但最少減低了旅客的量,迫少一點,碰上遊客「特立獨行」的機會亦會下降。

以「分界論」看中港矛盾清楚易明,亦能判別政策的優劣,幫助中港兩地找出一條有效率分界,令香港少一點戾氣、多一點真正的包容。

作者為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