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7, 2014

700萬人的「完美困局」

2014年6月27日

700萬人的「完美困局」


財爺就東北發展一事發表網誌文章,指出「得到700萬市民一致支持的完美結局,不一定會出現,甚至可以說是『可遇不可求』」。因此,政府會「盡力減少受影響市民的數目、減低影響的程度,為受影響的市民提供合適的補償等」。財爺引用「外國勢力」希拉里,勸立法會議員要作出艱難的選擇(hard choices),顧全大眾的利益不要再拉布。梁特首亦異曲同工,呼籲市民要本着「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不要只看個人的政治得失。

官員自說自話,施政依然困難。何解?

一致同意 難過登天

香港市民要決定是否接納政府的東北發展計劃,最理想化的制度,是計劃要得到全民的同意,亦即所謂的一致同意規則(unanimity rule)。只要700萬人中有一人不同意,計劃便告吹。這個制度的好處,是將無辜受害減至最少:制度不能強迫你接受你不喜歡的計劃,受計劃傷害最深的市民不用白白承受損失。若計劃只對少數人有小害、對多數人有大利,亦即對社會整體有益,受益的市民會私下賠償給受損的市民,傾掂數爭取選票,務求計劃能一致通過。相反,若計劃不用全民同意,部分市民就要「硬食」;最極端的例子,若任何計劃只要特首一人說了算,市民就可能遭受龐大的損失。

心水清的讀者都跟財爺一樣,明白一致同意的制度困難重重:先不計700萬人齊齊投票有多麻煩,市民之間互相交易,講就容易,但幾百萬人之間的討價還價實行起來費時失事,兼且收了賠償的市民又可以反口投反對票。在一致同意的制度下,這些決議的成本高得很,反而在一人說了算的情況下,決議的成本是零。

理論上,立法會等政治制度的存在,為的就是減低這此成本,收集民意以及各大利益團體的喜好,以多數票決定政策。同時,政府亦會計算政策造成的利害得失,靠賠償化解無辜的傷害,盡量達到一致同意規則下的理想效果。

香港面對兩大問題

現實中,立法會是否反映民意,政府擺平各方利益的做法是否合理,大家心中有數。只是香港今天面對的兩個問題,提高了推行政策的成本,令以往還可以應付下去的行政立法制度寸步難行。

全球化加上科技革新,令收入不均在香港愈來愈嚴重,造成有些工種人工停滯、有些跑贏通脹的兩極現象;與此同時,中港矛盾令所有中港融合的政策都成為爭議,自由行造成的衝突不在話下,任何方便內地人來港居住的建議亦必定引來反彈;日漸擠迫的香港,令由產權劃分引起的爭執愈來愈常見,任何計劃都會觸及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在這些情況下,不同團體和界別之間的互信漸失,愈來愈難傾掂數,而踩中別人利益的機會增加,衝突愈見凶悍,可謂「人人防我,我防人人」。學術點說,香港市民愈來愈多樣化(heterogeneous),充滿「內部矛盾」。

拉布三大作用

社會在變,現有的半民選立法會制度愈見不合時宜,非民選的特首及其團隊則更是民望低迷。拉布行動於是有三大作用:一,增加政策通過的難度,保障部分市民的利益,並有一定的篩選作用;二,拉布議員由民選產生,不會純為「搞破壞」而放棄選票,拉布其實向政府反映了部分民意;所謂「大眾利益」不過是個人利益的總和,議員只需要向選民交代,並不用為定義不清的「大眾」服務;三,少數人的利益受忽略,惟有以拉布等形式將其困境公諸於世,令大部分本來不清楚來龍去脈的市民了解事情的真相。就如東北事件,直接受影響的人數本來不多,反對聲音主要來自非當地居民。

正如尊貴的立法會蔣議員話齋:「我時常認為,世上除了妻兒不賣,沒什麼不能賣。」就算市民如何多樣化,政府的確可透過賠償的方式化解東北居民的不滿,但基本假設是政府有公信力、有政治本錢。處理東北計劃的官員可能個個一片清白,但事實是好幾宗的負面新聞已令官員的信譽蕩然無存,什麼談判講數都難過登天,再合適的賠償都被看成糖衣毒藥。再者,政府的民望一直處於不合格的水平,就算今日傾掂數,好難講下一年會否面對同一個政府團隊,誰又敢作出承諾?

700萬人一致支持政策,在財爺眼中是「完美結局」;香港市民的「內部矛盾」加上政府低處未算低的民望,在經濟學者的眼中卻是「完美困局」。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助理教授/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