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4, 2014

偵測圍標:福爾摩斯經濟學

2014年6月4日

偵測圍標:福爾摩斯經濟學


競爭委員會上周開始就競爭條例的指引進行諮詢。在記者會上,胡紅玉一方面說不會點名任何一個行業,以免外界誤會競爭委員會有預設立場,另一方面卻提到超市和工程投標這兩行業,豪言大細老虎一起打。

雖然單從一個記者會我們很難斷言競爭委員會一定會對超市和樓宇維修這兩行業進行調查,但既然胡紅玉在強調避免外界誤會的情況下也忍不住口提到這兩行業,超市和各承建商也許是時候開始對此有所準備了。

由於現時香港的競爭法沒有監管合併,競爭委員會現在主要的調查範圍是一些行業內的壟斷和串謀行為。圍標這種串謀行為很自然會成為競爭委員會的重點打擊目標。

假設工程投標的行內真的存在圍標的問題,競爭委員會應如何搜集證據?最理想的當然是在各承建商商討如何圍標時人贓並獲。這通常需要有「二五仔」向政府通風報信才能成事。這亦是為什麼委員會考慮引入寬免政策,以鼓勵舉報。

可是,在講義氣的工程投標行業裏,寬免政策可能還不足以令委員會收集到足夠證據作檢控之用。那麼在這情況下我們是否便束手無策﹖這不一定。很多經濟學者曾就如何搜集圍標證據這問題作出不少研究,更有人發現幾個有助搜集圍標證據的測試,讓我們可以像福爾摩斯般從數據中尋找圍標的蜘絲馬迹。讓我在這裏略為介紹我博士論文導師Patrick Bajari參與研發的兩個測試吧。【註】

方法一:偵測相互關連的標價

圍標是指合謀的公司會在投標時合謀把標價抬高。如果承建商A想把標價抬高,它必須與有份參與投標的承建商B「傾好數」,一起以一個大幅高出成本的價錢入標。它們投標的價錢由是無可避免地會變得互相關連。

這裏要小心處理的,是標價互相關連不一定代表承建商之間一定有圍標的行為。舉個例,由於建築業的器材通常都份量十足,承建商所在地與工程地點的距離(尤其是在地大物博的美國)是成本高低一個十分重要的因素。假設承建商A和承建商B的所在地相距不遠,那麼即使在沒有圍標的情況下,兩家承建商的出價也會因為成本相近而相似。

所以在偵測承建商的標價是否有圍標成分的互相關連時,我們必須把影響成本的不同因素計算在內。假如我們都知道有那些因素會影響成本,一個略懂計量經濟的人也可以分析和量化那些因素會怎樣影響出價,以及出價中有多少部分是不能被那些因素所解釋。如果發現各承建商那些不能被解釋的出價部分是互相關連,圍標的可能性就不能被抹煞。

方法二:身份互換測試

另一個偵測圍標的測試,讓我姑且譯為身份互換測試(exchangeability)。這測試比較複雜。讓我嘗試用一個簡單的例子說明。假設三家承建商同時有興趣就某一項工程(工程甲)投標,A的成本最低(100元),B次之(120元),而C再次之(140元)。在所有承建商沒有串通,而它們又知道大家的成本的情況下,B和C為免蝕本收場只會以成本價(即120元和140元)入標,A會以119元的標價投得工程。

現在假設A和B是串通好,C則不願意同流合污。情況會有什麼不同呢﹖由於A和B合謀以獲最大利潤,它們仍會讓成本最低的A贏取工程,但由於它們知道C最低只可出價140元,B的投標價會在140元或以上,以讓A可以139元成功中標。

現在有另一個工程(工程乙)。A的成本仍然是最低(100元),但B和C的成本則互調(即B的成本為140元,而C的成本為120元)。在沒有圍標的情況下,各承建商在互相競爭下投標工程乙的入標價分布會和工程甲一樣,只是B和C的入標價會互調。而在有圍標的情況下(即A和B仍然是串通,而C仍然拒絕同流合污),A會以低C成本價1元的119元入標。

在工程甲和工程乙裏,三家承建商的成本分布是一樣,分別只是B和C互相交換了身份(它們的成本互調)。在沒有圍標的情況下,由於A與成本第二低的承建商的成本距離一樣(都是20元),兩個工程的入標價的分布和中標價不會有分別。也就是說,在沒有圍標的情況下,入標價分布和中檟價是不會受承建商身份交換所影響。相反,在有承建商圍標的情況下,承建商身份交換則對入標價分布和中標價有很大的影響。

在1980年代,美國中西部幾個州份有三家工程公司被政府裁定有圍標的行為。Bajari和他的同事找來同樣州份在1990年代的投標數據,發現在1980年代被裁定違法的三家公司不能通過他們的兩個測試。換言之,這三家公司在1990年代仍然有圍標的嫌疑。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註】:Bajari and Summers (2002). "Detecting Collusion in Procurement Auctions," Antitrust Law Journal, 70(1), 143-17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