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8, 2014

文化的壟斷與傳播

2014年6月18日

文化的壟斷與傳播


如無意外,政府會於今日向立法會提交《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首讀及二讀。一直以來,修訂草案的最大爭議在於政府可能利用新法例控制言論自由,雖然修訂草案加大了豁免範圍,但版權及二次創作關注聯盟卻認為有關修訂只是「小修小補」,並認為「新方案依然賦予版權人太大權力,相反網民、用家只是逐項逐項豁免。」

政府是否想利用修訂草案控制言論自由我不評論,但版權持有人想政府加大保護版權收入的意圖則十分明顯。香港出版業界組成聯盟(下稱大聯盟)最近要求政府設立「授借權」,建議在每次公眾借閱圖書時,向公共圖書館徵收3元至8元的版權費。

我從來十分贊成創作人得到他們應得的回報,以保障他們創作的誘因。在盜版猖獗的今日,創作人的收入不斷下跌是鐵一般的事實。為保障他們的收入,他們可以1) 增加創作,簿利多銷;2) 另闢途徑,增加收入;3) 求助政府加強版權。觀乎歷史,創作人(以及代表他們的出版商)很多時都傾向會不斷向政府要求加強保護他們的版權,結果是只加深了他們的壟斷,卻無助作品的創新和傳播。

圖書館影響書籍銷量「可升可跌」

這次大聯盟要求設立「授借權」的一個主要理據,是公共圖書館服務會令書籍銷路下跌。公共圖書館服務有否令書籍銷路下跌?

理論上圖書館對書籍銷路的影響有如金融買賣合約裏對股市的形容一樣可升可跌。「可跌」的理論我們不難理解:一名窮書生不知在哪裏聽到金庸的大名,想見識一下他的武俠小說世界。他行經商務印書館,發現一套五卷的「鹿鼎記」盛惠240大元。在他考慮是否掏腰包真金白銀的時候,他想起附近有一間公共圖書館,而且還發現五卷「鹿鼎記」都在書架上,他當然二話不說把全部五卷借下,省下240大元繼續他的苦學生涯。

這是那些大聯盟會告訴你書籍銷路「可跌」的故事,但這只是故事的上半部。大聯盟不會告訴你的故事下半部是這樣的:這位窮書生在若干年後學有所成,對多年前邂逅的「雙兒」念念不忘,既不願排圖書館裏的長龍,亦希望把「雙兒」及其他六位夫人「私有化」,於是他掏腰包買下一套五卷的「鹿鼎記」放在家中的書櫃裏。這是書籍銷量「可升」的下半部故事。

因為親身經歷,我認為「可跌」和「可升」的故事都可信。換言之,圖書館服務最終會令書籍銷路升或跌,是一個實證的問題。起碼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見過一個具說服力的有關研究。不過,我傾向認為即使書籍銷量因圖書館的存在而下跌,影響是十分輕微的。原因有二。

圖書館令書籍銷量跌亦有限

首先,會在公共圖書館借書的人很多都不會掏腰包,即使圖書館不存在。對窮書生來說,240元是大約10餐「老麥」的價錢,除非他有攻苦食淡的刻苦精神,否則他十次有九次半都會食10餐「老麥」先填飽肚子。

另外,新書的讀者和很多樂迷影迷一樣,都希望把作品先睹為快,所以大部分書的銷量都集中在開頭的兩、三個月(我們很少見到一本暢銷書可以雄霸暢銷榜超過半年)。圖書館則通常在新書不再新的時候才「入貨」,跟書籍的主要銷期沒有重疊。

我翻查了商務印書館近五個月(1月至5月)的暢銷榜(每月大約有20本書上榜),再查閱香港各大公共圖書館現在(即6月)是否有這些暢銷書的存貨。在表中我們可看到,圖書館的存貨中並沒有很多近期的暢銷書。以今年的暢銷書來說,公共圖書館只存有不到當中的40%。如果我們只看最近兩個月(4月和5月),公共圖書館更只存有少於當中的10%。即使我不把一些圖書館不會「入貨」的書種(即旅遊或烹任書)計算在內,結果亦是差不多。圖書館服務對書籍銷路影響有限,但出版商壟斷版權收入的慾望卻無極限。授借權帶來的版權收入為出版商帶來收入的同時,如果圖書館因而減少買入暢銷書,這亦會阻礙了文化的傳播與傳承。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