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30, 2014

為何投票 為何遊行?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為何投票 為何遊行?

2014年06月30日

先問一個經濟學難題:精打細算的經濟動物,何以會參加投票、遊行等集體政治活動?

活動有成本:到票站投票花時間,遊行不止花時間更隨時遇上衝突。活動有得益:選票可以對選舉結果有決定性影響,遊行也可以因多你一個人而成功。不過,成本實實在在,得益卻從來是一廂情願,只因你有決定性影響的機會,微乎其微。試問有幾多個選舉因欠你一票而結果逆轉?有幾多場遊行因欠你的一雙腿而無功而還?於是乎,投票或遊行都是蝕本生意,理性的市民寧願搭順風車(free ride),等其他人付出,坐享其成。
問題難解之處,在於現實中不少投票、遊行都有大量市民參加,似乎違反了「算到盡」的人性。半世紀以來,經濟學者提出無數的解釋,但始終未有圓滿的答案。讀者從《免費早餐》學了幾個月經濟學,又有甚麼看法?
投票、遊行難解,香港的投票、遊行更難解。
剛結束的佔中「全民投票」,票數約78萬。網上投票成本的確低,但始終有好幾萬市民親自到票站投票。明知中央企硬,投票結果對政改的影響甚微,兼且投票未開始就有人不斷提醒你投票「無效」甚至「非法」,何以亦有大量市民參與?
明天的「七一大遊行」,十多年來的人數都相當可觀,人數較少幾次都有一至兩萬。遊行有各種各樣訴求,但實際效果從來不甚明顯,多你一人遊行的影響更是微不足道。遊行在夏天舉行,不是烈日當空就是滂沱大雨,受好幾小時的苦,成本不低。得益近乎零又成本高,行完又沒有人設宴慰勞,為何又有大量市民參與?
從相反方向想,若果有人發起「反對佔中投票」或「支持政府大遊行」,沒有獎勵、沒有專車接送,純粹自願參與,人數又會有多大分別?
問題難,我只有一個不圓滿的答案:香港人踴躍投票遊行,為的是向政權發出信號,顯示自己並非選擇沉默的「大多數」,願意為捍衛一些價值而付出代價。市民不想政權誤會自己的容忍度高,底線可以一再試探,於是要幫己出聲。被指電子投票造假,發出的信號受質疑,反而鼓勵更多市民到票站投票,以正視聽。
問題難,但預測卻一點不難:從「全民投票」的結果推算,明天「七一大遊行」的人數會追近2003年的紀錄。  

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經濟及金融系客座助理教授/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