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4, 2014

把私煙納入GDP計算?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把私煙納入GDP計算?

2014年06月04日

選擇性地迷信國際標準,在香港是個現象。從普選定義、減排目標、到競爭力排名等,政客與官員對不同國際標準各自表述,應該參考的視若無睹,可以不理的卻煞有介事。告訴大家一個秘密,名牌經濟系研究院的高材生畢業搵工,大小國際組織從來不是首選,皆因這些組織發表的研究能登大雅之堂的實在有限。對於甚麼國際評級云云,我的一貫態度是一笑置之。今日破例,同大家討論一個應該參考和一個可以不理的國際標準。

第一個是GDP計算方式。GDP是上世紀大蕭條後美國政府聘請經濟學家發展的一套統計數字,原意是方便政府以有形之手進行宏觀調控。從支出角度看,GDP是私人消費、私人投資、政府消費及投資及淨出口值的總和;從收入角度睇,GDP包括薪金、租金、利息和盈利。但不管支出還是收入,計算GDP時有兩大難題:難題一,因為沒有市價,政府做買賣只能以成本入帳,於是公營基建每超支十億元,GDP便增加十億元;難題二,市價不易量度的個別非法市場活動不會被納入GDP,大政府愈愛管,低估GDP的情況便愈嚴重。

為響應歐盟2010年訂定的國際標準,意大利和英國最近相繼宣布把非法經濟活動中的「黃」與「毒」納入GDP。英國其實早已把私煙私酒算進GDP,國家統計局首席經濟顧問更表示:「隨著經濟的發展和演變,衡量生活水平方的統計方式也要與時並進。」香港計算GDP的方式未能與時並進,對私煙私酒的態度更是眼不見為淨。有顧問報告指市面上私煙銷售比例超過三成,港府卻沒有任何統計數字。

私煙問題嚴重,原因是迷信第二個國際標準。世衛建議,煙草稅率應佔零售價至少七成,但七成稅率有甚麼經濟理論基礎?答案是完全沒有!世衛的建議,是憑俄羅斯與烏克蘭兩個煙價比內地還要低的案例斷估出來。由於各地成本不同,即使稅率相若香港煙價始終會比鄰近地區貴幾倍。按需求定律,價格差異大,只會令私煙氾濫,大加煙稅的後果亦只會顯著減少稅收,而鼓勵戒煙成效有限。

符合本地整體利益的煙稅,要平衡公共衞生、政府稅收、執法成本、消費者負擔、及有關行業利益等種種因素。訂定這樣的煙稅,除了要破除對世衛建議的迷信,還要與時並進,做好私煙消費的估算。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