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 2014

進擊的球員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進擊的球員

2014年07月02日

烏拉圭前鋒蘇亞雷斯在意大利後衛基亞連尼肩膊的一咬,目前已知的代價包括被國際足協罰停賽9場、4個月內不准參與任何足球有關的活動、和罰款10萬瑞士法郎。之後假如因此失去贊助或身價下跌,代價可能更大。

踢波犯規要付出代價,為何熟悉球例的世界級球員還要明知故犯呢?據一些傳媒猜測,蘇亞雷斯可能患上了「衝動控制障礙症」甚至「強迫症」,而蘇亞雷斯則自辯「這種事常常發生,我們都不需要大驚小怪」。我看過一份關於暴力行為的經濟研究報告,卻有不同的分析。這一份行外人可能認為比較另類的經濟研究報告,收集了來自70個國家數以千計的球員在6個主要歐洲聯賽的犯規數據,數據顯示,不少「進擊」的球員都是來自幾個國家,當中包括哥倫比亞、以色列、馬其頓、象牙海岸及格魯吉亞等。雖未至頻頻咬人,但這些國家每名球員每季平均吃超過3張黃牌。這些國家究竟有何相同之處呢?
原來這些國家在過去數十年來都曾經歷內戰。換句話說,從統計學角度看,經歷過內戰的國家比較容易出產足球場上進擊的球員。經濟學的分析又怎樣?當球員自小在犯規甚至暴力的社會上耳濡目染,見怪不怪的情況下,像累積其他文化資本一樣累積了容忍較激烈行為的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非十年八載容易改變。
近年來,香港議會內外的抗爭不斷升級,為抗爭而犯規所要付出的代價似乎亦愈來愈高。為何連最熟悉香港法例的律師也要帶頭公民抗命?又為何有大好前途的學生要發起七一遊行後通宵佔中?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解釋:「對我們學界來說,學民思潮和學聯深信,依家喺累積民意之後就係行動升級的時候。我們認為單憑每年重複的遊行,以及遊行後就結束集會並不足夠,我們決定以公民抗命的方式發起後續行動。」

反對佔中的人會認為,佔中就如踢波犯規,只會令球隊輸波兼連累隊友。支持佔中的人卻希望喚醒其他隊友,最「進擊」的其實是一直在吹黑哨的球證。香港營這隊波目前可以話要幾分化有幾分化,真正進擊的是球證還是個別球員、甚麼是主流民意、誰才是沉默大多數,表面上誰也說服不了誰。但上一代的朋友請睜開雙眼看清楚反對及支持積極抗爭運動人士不同的年齡分布,我們還可以不正視年輕人在為香港的未來不斷累積着甚麼社會資本嗎?  

作者為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