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6, 2014

圍標的地方智慧

2014年7月16日

圍標的地方智慧


早前在報紙看到一則新聞:自兩年前政府推出「強制驗樓驗窗」計劃以來,有業內人士估算這計劃為相關行業帶來每年逾10億元的生意。不少驗窗公司因此向被抽中強制驗窗的大廈「埋手」,以各種手段從業主那裏謀取暴利。該報的記者曾以業主身份聯絡一家驗窗公司查詢,師傅報價2萬元,記者其後再向另一位良心師傅問價,只需4000元。

一年多前曾在本欄以「壟斷皆由政府起」為文,道出很多壟斷其實都源於政府干預。政府可能以公眾利益(如電視發牌)或誘發創新(如專利版權)為由直接限制市場競爭,亦可透過政府政策(如土地拍賣政策)來間接干預市場。

圍標源起的本土成因

近月不少報道皆關注建築界內出現的圍標情況,例如多個大型屋苑分別以「天價」外判大維修工程惹來圍標的嫌疑。此外,競爭事務委員會主席胡紅玉亦揚言,要打建築界圍標這隻不知是大還是細的老虎。圍標的成因是什麼呢?圍標通常由兩種情況引起:1)政府干預以致業內的需求彈性偏低;2) 行業特性以致業內的供應彈性亦偏低。兩種情況加起來代表業內少數的公司有機會串謀向買家「撳住嚟搶」。由於干預方式不同,各地的圍標成因亦略有不同。

美國有不少行業都有圍標的情況,當中大多都與政府干預有關。以學術界有較多討論的各州道路工程投標和中、小學牛奶供應投標為例,兩者的需求彈性都偏低。前者源於州政府沒誘因控制起橋築路的成本,後者則源於學校的牛奶支出有大量政府資助。

回到香港,10年前我們比較少聽聞行內有圍標的情況出現,但自從5年前政府撥款1.5億元資助「樓宇更新大行動」之後,政府陸續推行各項資助(如2011年推出的「樓宇維修綜合支援計劃」和文章開首提到的「強制驗樓驗窗」計劃),這些資助和政策都令樓宇大維修的「剛性」需求愈來愈大,以致原本可能已存在的圍標情況日益猖獗。

圍標伎倆五花八門

基於政策和資助的細節,以及各屋苑的特殊情況,不同屋苑大維修的圍標情況各有不同。例如在一些大型屋苑裏,業權比較分散,每名業主監察違規情況的誘因較細,大維修的需求彈性亦因而較低;另外,有些屋苑由於其商場佔屋苑業權比重較高,圍標者可透過讓商場業主分擔較少維修費這類「價格分歧」來抬高價格。

香港的圍標除了有其本土成因之外,其手法亦有這裏獨特的地方智慧。在大型維修工程的投標過程中,如果只是圍標的工程公司互相串謀以「輪標」(bid rotation)和「判標」(subcontracting)的方式圍標,可觀的利潤自然會引起其他公司垂涎三尺,製造進入該市場的誘因。於是這些圍標的工程公司會以各種非法或合法的手段,提高進入該市場的「入場門檻」,以達「禁標」(bid suppression)的效果。它們可能與業主立案法團或屋苑的管理公司串謀,將外來工程公司的標書丟掉,或向它們明示暗示此標已被圍,或向僥倖中標的外來公司諸多刁難,令其蝕本收場。

另外,圍標公司相互通訊往往都有行內特定的暗號,非內行人士不能解讀。這在舉證時尤為關鍵。以美國的案件為例,司法部在可能的情況下都會以公司間的文件書信來往(如會議記錄)作為證據,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所以圍標公司在正式的會議記錄通常都會說明會議並不會觸及價格的釐定,以避「嫌疑」。可以想像,當香港的競爭法正式實施後,競爭委員會在舉證時將會困難重重。

在這裏提出圍標的本地成因和地方智慧,不是說我們不應參考外國打擊圍標的經驗,但正如欄友曾國平上星期在本欄指出,了解有關反競爭行為的地方智慧,絕對可以令執法更順利。另一欄友徐家徤在友報亦指出,本地的圍標通常涉及如貪污和恐嚇等非競爭法監管的行為,競爭委員會如何與其他執法部門合作,也是打擊圍標成敗的關鍵。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