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 2014

如何令圍標入罪?

2014年7月2日

如何令圍標入罪?


近年本港樓價高企令不少人怨聲載道,很多還未上車的80後(包括我自己)都在為儲起那筆天文數字般的首期而苦惱。儲一筆首期我們已經要咬緊牙關,如果在上車後要再多付一筆如首期般的支出,我們勒緊褲頭可能還不足以應付。

據報,最近沙田翠湖花園大維修的總工程費竟高達2.6億元的「天價」,即每戶在這次大維修要承擔21萬至33萬元,差不多是該屋苑目前樓價的5%;即使以9成按揭來算,這數額是首期的一半,絕對足以讓眾業主勒緊褲頭。

這超乎常理的維修費自然引來屋苑招標時工程顧問及承辦商合謀圍標的指責。

所謂圍標,即參與投標屋苑維修合約的公司之間或它們與負責投標的中介人串謀把標價抬高;該行業內的圍標風氣日盛的原因有好幾個,其中政府自2009年推出各項樓宇維修的資助及2011年實施的「強制驗樓計劃」等政策,令樓宇維修的需求彈性愈來愈低是其中一個主因。

由於《競爭法》還沒有正式實施,圍標在目前仍然不是違法行為;不過,正如胡紅玉(競爭事務委員會主席)早前點名指出,圍標可能是競委會在《競爭法》實施初期重點打擊的對象。至於執法機構可如何搜集圍標的證據?約一個月前,我曾在本欄撰文介紹學界有關偵測圍標的研究【註1】。

圍標的4種環境證據

美國司法部亦曾根據過往在這方面的執法經驗,歸納出可以用來偵測圍標的四種環境證據。

「禁標」(bid suppression)是第一種環境證據。顧名思義,「禁標」是表示有份圍標的公司將以各種威迫利誘的方法不讓「正派老實」的公司投標,以免有一些「不合作」的公司在投標過程中多生事端。

黃子華有一句名言:「Buffet不妨食過分,出貓唔好太高分」,圍標界可能都有一句格言:「禁標不能太過分,競爭都要似層層」;所以,參與圍標的公司很多時都會用到「陪標」(complementary bidding)策略。為了營造出很多公司互相競爭投標的假象,圍標公司即使已協議由某公司投得一項工程,其他公司仍然會以更高(即不會中標)的價錢入標;有時,它們亦會利誘其他公司入「假標」,令「競爭」的假象更為真實。

由於圍標的公司有好幾家,它們因而要協議哪家公司中什麼標,這亦是所謂的「輪標」(bid rotation)。「輪標」的方式有很多,它們可以根據所有工程的總值或各項工程的地區分布來分配;與此同時,它們亦須小心工程合約在參與圍標的公司間的分配以避開執法人員的法眼。

在某些行業裏,工程合約並不是定期批出,以「判標」(subcontracting)分配利益,可能比「輪標」較為有效,尤其是在一些比較大型的工程裏,中標公司把部分工程外判是慣例,圍標公司從中協議分配利益是易如反掌的。

環境證據不及人證物證

如果行內存在圍標的行為,我們不難從工程合約投標的數據中找到「禁標」、「陪標」、「輪標」和「判標」的蛛絲馬迹。不過,即使執法人員可以從數據中找到這些環境證據,這亦不代表哪些公司可以被入罪,因為它們可能有各種高價投標的「苦衷」。

舉個例,美國各州政府在招標工程時都有一個投標者名單(bidders' list),方便它們在有工程招標時通知有興趣投標的公司,工程公司可能因為想保留在這名單內而合法地在一些沒打算勝出的工程以較高價錢投標。

如果執法人員想把圍標公司繩之於法,它們必須掌握一些實在的人證和物證。美國各州政府道路工程的投標數據頗為詳盡,經濟學者曾對這類投標行為進行大量研究,其中不少發現參與投標的工程公司都有圍標的嫌疑。不過,最後成功被檢控的大部分個案都需要一些有力的人證及物證。

人證當然是指一些曾參與圍標的公司裏的高層。以1970年代末美國紐約一個道路工程圍標的個案為例【註2】,在被指出有圍標情況的投標裏,有關圍標的環境證據其實十分明顯,州政府亦掌握了一些圍標公司之間的書信來往證據,但最決定性的證據是參與圍標的一間公司的前高層出庭指證有關公司串謀圍標。

由是觀之,競委會為了鼓勵舉報而引入寬免政策(leniency policy)是上策。

註1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經濟-30/偵測圍標福爾摩斯經濟學/315726008577766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